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14

14

“只要是我想要的都会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不……

 

  “李熏然,你要记住,你是我的作品。”

 

   不是,我不是……

 

  “杀了他。”

 

   不!不要!

 

   李熏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尚未平复的剧烈心跳以及满身的冷汗让他即使清醒过来后也依然有些恍惚。

 

  “熏然!太好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快担心死了!”耳边传来凌远喜悦的声音,渐渐恢复的感知告诉李熏然现在他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上并没有传来什么剧烈的疼痛感,仅仅只是觉得整个人软绵绵的使不上劲来。

 

  等等?医院?

 

  “幸好这次他们国安局安排的周密你才没出什么事,我说了让你好好呆我身边你就当耳旁风是吧,等你好了看我怎么罚你。”凌远边帮李熏然擦着额角的冷汗边轻声教育着他,看着李熏然有气无力的样子他就恨不得立马去掐死顽童。

 

  国安局?啊,是了,他想起来了,昏迷前自己是在星乐园的马戏团里执行调查任务。当时他们随着大量游客一起进入了剧院观看演出,一开始一切都挺正常的,直到出现了一个名为‘黑暗侵袭’的节目。兴许是为了要营造恐怖惊悚的节目效果,当台上的报幕小丑用粗哑低沉的语调告诉所有观众‘黑暗侵袭’是本次巡演压轴节目的话语刚落,舞台上的灯光就瞬间熄灭了。一片昏暗的剧院内只剩下每位观众手上的特制手环所发出的幽幽绿光,随后在剧院上方突然悄无声息的张开了无数小孔,大量不知名却带着五彩微光的气体源源不断地涌入了剧院内,形成了一副仿若置身宇宙银河的画面,一时间整个剧院内都充斥着或惊奇或兴奋的赞叹声。

 

  几乎所有人都被眼前奇幻瑰丽的景象吸引住了,所以等李熏然他们察觉到自己手环里的幽光发生变化了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接下来记忆中的画面血腥而又疯狂,也不知是从剧院哪处先开始的,手环依然维持绿色幽光的游客就像是疯了一样开始攻击身边手环变色了的游客,尖叫声哭喊声以及行凶者失去理智般的狂笑声回荡在这个幽闭昏暗的环形剧院内。

 

  李熏然他们一行人的手环全都变色了,所以自然遭到了周遭已经被控制了的游客的疯狂攻击。“熏然!我们恐怕是中计了,看来幕后真凶早就知道我们会来,然后给我们准备了这场压轴好戏!”挡开一个扑向自己的疯狂游客后凯文向李熏然喊道

 

“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快点想办法出去然后取下这个该死的手环。”李熏然下意识的将凌远和小新护在身后,他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和惨叫声无一不刺激着他的神经,如果凶手想戏弄他们那就冲着他们来啊,现在不知道凶手用了什么方法控制住了几乎所有游客自相残杀,眼睁睁看着骚乱发生,这么多无辜的人因此而受伤甚至可能还有死亡,李熏然就恨不得当场枪毙了那个混蛋凶手。

 

  “走!熏然!这边!”凌远推开一个冲向他的女人后拉着李熏然往门口的方向走去,这次是他大意了,之前2号线假恐案发生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除了是引警察上钩的诱饵外还是一场预演。一样的密闭空间,一样的人流,一样的排放气体,却呈现了完全不一样的后果。他应该想到的,他早该想到的,从小新感知到同类基因锁的那刻起他就该料到顽童要搞什么把戏的,可惜一切事已至此,他现在只想带着李熏然平平安安的出去,然后回组织里彻底调查顽童到底在做些什么。

 

  “砰!砰!砰!”突然从不远处的人群里传来好几声枪响,随后一团团粉色的烟雾在半空中炸开,只见原来空气中漂浮着的那些如银河般绚烂的气体竟以极快的速度被这些粉色烟雾吸收掉了。不一会儿,原来那些还状若癫狂的游客们都渐渐清醒了过来,有的当场晕厥过去了,有的则崩溃般的嚎哭起来,状态各异,整个剧院宛如地狱。

 

“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所有人请放心,你们已经安全了,请在原地待命,我们的救援组稍后就会赶到。”说话的正是被李熏然称为国安局第一工作狂的女人,此刻她也有些狼狈不堪,左手似乎还受了伤。

 

没过多久国安局和警察局的人都来了,现场四散的血污和躺倒的人群似乎昭示着方才那场杀戮有多恐怖。

 

李熏然、凌远以及小新所幸在这场杀戮中都没有受什么伤,倒是凯文他们受了点轻伤,而根据现场粗略的统计,目前死亡游客2人,剩下的大部分游客虽然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妈的,完全被耍了!都是我的错,我一定要抓住这个畜生然后亲手枪毙他!”李熏然狠狠捶了下墙壁。

 

“熏然。”站在一旁的凌远叹了口气,见李熏然红着眼睛气得发抖的样子心中也不由得一紧,只见他拍了拍李熏然的肩道:“你不要太自责了,谁也没有料到会这样的。”顿了顿后他又道:“熏然,这个畜生必须得抓,但不是现在,现在你需要冷静下来,你放心,有我在,我会帮你的。”

 

“凌远。”李熏然大睁着红通通的眼睛点点头,“谢谢你。”

 

“傻瓜,谢我什么。”凌远摸摸李熏然的头发然后温柔的笑了笑。

 

此时正巧国安局的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李熏然见到他们后立马又变成了刚刚那只气炸毛的小狮子,他一步走上去拦住了他们然后厉声问道:“既然你们有解药为什么不早点放?看着这么多人互相残杀难道很有趣吗?嗯?”

 

为首的女人终于拿正眼看着李熏然了,她沉默的盯了他一会后说道:“李警官,请注意你对上级说话的态度,关于你提的问题,我只能说四个字,无可奉告。”依然是冷漠的语气,公式化的态度,若非知道她刚才也亲身经历了整个事件,李熏然甚至都要以为这个人只个到现场处理后事的局外人。

 

“你!”

 

“熏然!”凌远走到李熏然的背后轻轻拉了他一把。

 

女人瞟了眼凌远后缓步走到李熏然身边,随后低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会替那些人鸣不平,倒是挺让我刮目相看的啊,李熏然。”

 

“你什么意思!?”

 

“呵。”女人讽刺般的扯了扯嘴角笑了一声后便越过李熏然离开了。

 

李熏然刚要追上去就见梁凯文急匆匆的跑过来:“熏然!凌院长!又出事了!小新他不见了!”

 

“什么!?”李熏然和凌远对视一眼,随后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抽出腰间的配枪,“凯文你继续带人去别处找找,我到那边看看。”

 

凌远一把拉住他急道:“我和你一起……”

 

“不行!”还没等凌远说完话李熏然便一口回绝了他,“这次把你们牵扯进来是我的错,以后我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你放心,我是警察,我不会有事的,凯文,你带凌院长快出去吧。”语毕便甩开了凌远的手持枪向一处跑去。

 

“熏然!!!”

 

“凌院长,这是我们警方的工作,你就不要再掺和进去了!”

 

 

 

TBC


评论(12)
热度(42)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