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13

13

马戏团位于星乐园中心地带临时搭建而起的一处场馆内,披着红蓝黑三色条纹外衣的场馆四周装饰着许多神形各异的机械小丑玩偶,在午后的阳光下这些玩偶配合着马戏团内轻快的背景音乐做着夸张滑稽的动作。在场馆入口处的上方悬挂着巨大的主题图标,慕名而来的游人早已簇拥着排成了一字长龙的队伍缓缓进入场馆内。

 

“什么?他们也来了?哼,看来这里的确有问题。嗯,我知道了,等下进去后A组B组一队,C组D组一队互相掩护,保持常态,万事小心。”李熏然挂掉电话后抬头看向不远处那悬挂着的巨型主题图标对凌远道:“这个马戏团果然不简单,你猜凯文他们刚刚发现什么了?”

 

 凌远想了想回道:“可以佐证马戏团是本次地铁假恐案凶手的证据?”

 

  “算是吧,凯文他们在队伍里看到国安局的人了。”李熏然轻笑一声后接着说道:“虽然不是什么直接证据,但也可以间接证明这个马戏团有问题,甚至可能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还大。”

 

  “国安局的人?”凌远皱了皱眉,“会不会……他们不是来调查的?而是真的来游玩的?”

 

只见李熏然摇了摇头,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了似得笑了起来,“不会,他们这次来的人中就有个是被誉为‘国安局第一工作狂’的人,我曾经有幸和她一起共事过一段时间,以我对她的了解来说,今天他们能出现在这里绝非偶然。”

 

  “那我们可真得小心行事了。”凌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顿了顿后他又对李熏然道:“对了,等下进去后你和小新必须随时和我在一起,听到没有。”

 

  “是是是,知道啦,凌大院长。”

 

   跟着人群逐步步入场馆内后就听到广播中一个甜美的女声在不断重复一段话:“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为了能够更好地体验本次演出,请勿随意拿下工作人员给您佩戴的特制手环,谢谢。欢迎你们来到这个充满了奇思妙想的世界,在这里没有束缚,没有悲伤,没有不平等,所有人都会和睦相处,逍遥自在,仁慈的神会将无上的快乐赐予你们,在这个世界里,每一个快乐的你就是自己的国王。”

 

  李熏然摸了摸手腕上的特质手环,不知为何他突然从心底里窜起了一丝不安的感觉,像是即将会有大事要发生一样。这个所谓的特质手环是在入场时几个戴着小丑面具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戴上的。手环的设计非常简单,金属的外壳上镶着一截LED指示灯,随着环境的逐渐变暗而发出幽幽绿光。起先凌远是并不赞成佩戴这个手环的,他觉得这东西没看上去那么简单,李熏然心中又何尝不是有着同样的怀疑,可马戏团入口处的告示上清清楚楚的写道:不佩戴手环者不能进入场馆内观看演出。虽然心有疑虑,但为了调查能够顺利展开他们不得不和一般游客一样,遵从工作人员的安排。

 

  就在李熏然努力压抑自己突然涌起的不安时,一旁的凌远悄悄握住了他的手。在这条灯光闪烁略显昏暗的通道上,李熏然看向凌远,他觉得仿佛有一股温暖正从对方身上缓缓传递而来,“既来之则安之,有我在,别怕。”耳边传来熟悉的低语声,即使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游客,即使广播里还在高声重复播放着同一段介绍词,李熏然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才没怕。”李熏然撇撇嘴低声道:“你别忘了,我可是警察!”

 

  “是。”凌远紧了紧握住了李熏然的手:“怕的人当然不是你……而是我。”

 

  如果不是这里的光线过于昏暗,也许凌远就能发现,他那期许已久的红晕已经开始慢慢泛上了李熏然的耳廓。

 

  

 

  穿过长长的灯光过道后所有人便到达了整个马戏团的内场——一个环形剧院。就坐后李熏然便和凯文他们互相确认了一下方位,B组的人员坐在李熏然他们的左后方,C组和D组则跨越整个舞台,落座于他们的正对面。入场期间李熏然还看到了国安局的那位‘工作狂’,他相信对方也应该看见他了,在稍纵即逝的惊异过后那张精致的脸上又恢复成往日里的不苟言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还是印象里那一副冷冰冰的老样子啊,李熏然叹息的摇摇头。

 

  “熏然哥哥。”坐在一边的小新突然拉了拉李熏然的衣袖,“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草莓糖的香气?”

 

  “草莓糖?”李熏然嗅了几下并没有闻到什么,他困惑的看向凌远却见凌远双眉紧皱,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凌远?怎么了?”

 

   “哦,咳,没事,我就是在想这剧场会有什么玄机而已。”凌远轻咳了一声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伸手刮了下小新的鼻子笑道:“小馋猫,那有什么草莓糖的味道,我看你是想吃了吧!”

 

   “噗。”李熏然也笑了起来。

 

   看着两个人都不相信自己小新一下子就急了:“不!不是的,是真的有的!院长叔叔,熏然哥哥,我不可能会认错这个味道的,因为……因为……”说到这里只见他声音慢慢低了下去,紧紧咬着嘴唇,仿佛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诶?小新这是怎么了?”李熏然一下子茫然无措起来,一边的凌远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因为……杀害我……我爸爸……妈妈……的那群坏蛋身上……就有这种味道……我……我不可能会认错的。”小新略带哽咽的低声说道。

 

   “什么?”

 

   听到小新这么说凌远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当年杀害小新父母的那帮人应该服用过组织里研究出来的基因锁药剂,可能到手的药剂是半成品,而后期研发的人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恶趣味把基因锁的关联密码弄成了草莓糖的香气。先撇开为什么药剂会从组织里流散出去不说,小新能识别到这种香气就说明当年他也曾服用过同类型的基因锁药剂,而现在这种香气又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当年的那群毒贩也在这。

 

凌远不知道顽童和这群毒贩究竟有何牵扯,但他知道事情走向可能会大大超出他的预估,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从来不会去赌,所以他一把拉住了李熏然的手低声道“熏然,这里很危险,我们走……现在,立刻,马上。”

 

   正在安抚小新的李熏然一脸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凌远,“啊?你发什么疯呢?”他看了眼小新,然后凑到凌远耳边说:“小孩子的话就把你给唬住了啊,这里还有这么多观众呢能有什么危险?就算有危险你要我就这么走了?”

 

   “我……”凌远一时语塞,现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确说什么李熏然都不可能会跟他离开的,“好吧,不过我再重申一遍,这里很危险,你必须随时待在我的身边。”

 

“知道啦,你都说几遍了。”

 

就在这时全场的灯光暗了下来,演出开始了。

 

 

TBC



评论(4)
热度(37)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