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11

本章关于宗教之类的东西大部分是我瞎扯的~


写着好玩~千万别当真哦~


——————————————


11


2号线早高峰的恐怖袭击最终以一场闹剧的形式告终,警方在现场找到了十几只小型机械鸟,都做工非常细致精巧,像是从工厂的流水线上批量生产而出的,在对机械鸟身上那些花纹的调查中警方意外发现其中竟然大有玄机。


 


“三剑交错于一同心圆内,没有错了,这是应该是坎达长剑符号的变形体。”说话的人是局里从S大请来的古宗教学专家张教授。


 


早高峰的假恐袭案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却带来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而且现场种种迹象表明这次的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谁也不知道下一场恶作剧会发生在哪里并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以警方必须早日抓到这个喜欢恶作剧的嫌疑人。根据局里安排,这个案子由李熏然来全权负责,把案子接到手后他就开始着重调查起机械鸟身上的花纹起来,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翻阅了无数的记录和资料后终于被他们找到了一丝端倪,于是立马请来这方面的专家进行协助调查。


 


“坎达长剑符号的变形体?那张教授这图案又是什么意思呢?”李熏然他们从资料里面发现机械鸟身上的花纹不但和来S市巡演的马戏团主题团标相似,还和某种宗教符号特别相似,现在听到张教授这么一说他们都觉得果然这个花纹中有问题。


 


“坎达长剑符号说起来也是个历史悠久的宗教符号了,这个符号中的左边的那把剑代表真理,右边的那把剑代表为正义而战的意愿,中间的圆圈表示世界只有一位神,永远没有开始,也永远不会结束,而这三把剑还有其不同的象征意欲,长剑象征上帝的知识,左右两把剑分别象征着政治统治权和精神统治权。这个符号最早源于锡克帝国,后来锡克帝国成为了英国殖民地……”


 


“咳咳。”李熏然打断了已经开始自顾自进行演讲的张教授后问道:“所以张教授我们想知道这个符号的变形体是什么意思,也和那个锡克帝国有关?”


 


“哦。”张教授扶了扶眼镜拿起机械鸟的照片摇摇头道:“宗教里面每一个符号图纹但凡有一点点细致的差别那他们所表达的意思可能就会相差十万八千里远了,这个机械鸟身上的花纹我看应该是和那锡克帝国没有什么关系的,不过这图纹所要阐述的意思倒是可以通过坎达长剑符号来推导出来。”只见他放下照片指了指花纹上的圆圈:“你们看这个圈把三把剑都包了起来,这就是和坎达长剑符号差别最大的地方,假设这里的三把剑还是象征着上帝的智慧、政治统治权和精神统治权的话,那么这个圈的意思也就很容易推测了——意味着出现了一个能够包罗万象、统治并改变世间一切的神。”


 


“神?”李熏然先是愣了愣,随后他突然想到了刘旭,那个疯疯癫癫的瘾君子曾经在河堤碎尸案提审的过程中说过他的盒子是神给他的,让他获得了新生,难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难道这几个案子背后真的有一个所谓的‘神’在作祟?可饶是李熏然想破脑袋眼下也暂时找不出什么确凿的线索能够证明这个猜想。


 


“那张教授你再看看这个。”一边的梁凯文拿出一张巡演马戏团的宣传海报来递给了张教授,“这是不是也是坎达长剑符号的变形体?”


 


张教授仔细端详了片刻后点点头道:“没错,虽然团标里面加了很多艺术化的花纹和卡通,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意思。”


 


送走了张教授后李熏然他们都觉得这很有可能是一起有组织的团伙作案,虽然目前还不知道这伙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他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绝非善茬。


 


“目前所有我们可知的线索都指向了这个巡演的世界级马戏团。”李熏然在小黑板上画了个圈,“接下来我们就要顺着可知的线索重点调查这个马戏团。”


 


“熏然,我觉得贸然暴露身份前去调查可能会打草惊蛇,按张教授对图纹的分析来看对方很有可能是一个反社会的邪教组织,崇尚什么所谓的神。”


 


“没错。”李熏然拿起散落在桌上机械鸟的照片道:“所以我决定我们先以观众的身份去那马戏团里会一会他们。”


 


梁凯文挥了挥宣传单:“上面写着最新的一次演出是在本周末,地点是我看看啊,哦!在星乐园!”


 


 


  


“你的意思是你周末要去那个马戏团里调查?”凌远放下筷子盯着李熏然问道。


 


今天下班后他约了李熏然一起共进晚餐,席间说起早高峰期间2号线内恐怖袭击的事情,在他心里觉得既然李熏然没出什么事,那别人的生死于他来说并不重要,所以他完全是以听故事的乐呵心态来看待这件事的,没想到李熏然居然透露出他们要亲自去调查那个马戏团!


 


马戏团的背景是什么,李熏然口中的图纹又是什么,这些东西凌远心里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这是顽童做事的风格,嚣张跋扈,把所有人都当作玩具来摆弄,那些机械鸟分明是顽童故意留下的诱饵,现在他就等着警方上钩,乖乖去马戏团自投罗网好开始下一场恶作剧了。


 


他怎么可能看着李熏然去这种龙潭虎穴里呢?更何况顽童的恶作剧向来随心而定,没有任何分寸,万一……他不敢想。


 


“是啊。”李熏然夹了口菜,看到凌远放下筷子突然凝重起来的表情,他立马笑了起来:“啊呀!我说凌大院长!你这是什么表情,哈哈哈,不就是个马戏团吗?而且我们都是以观众的身份进去的,更何况现在也只是怀疑这个马戏团里有问题,兴许人家只是一个寻常的马戏团呢!”


 


要真是一个寻常的马戏团就好了!凌远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


 


“这样吧,周末我带着小新和你一起去。”


 


“哈?”


 


“不是说以普通观众的身份进去吗?这次巡演我没记错的话是在星乐园吧,你说哪有几个大男人独自去逛游乐园的?要真有问题还不引起对方怀疑啊?熏然,我这是在帮助你们展开调查啊,而且小新他也一直想去星乐园玩,你看,这不正好。”


 


“可是万一有什么危险的话你们怎么办?”


 


凌远冲着李熏然笑了笑道:“放心!有我在,不会有危险的。”


 


的确,只要李熏然在他身边就不会有危险,因为他相信顽童还没那么大的胆子敢动他的猎物。


 


TBC


预告:下章就是闪瞎所有人的冒险之旅了


          两人的感情也将会继续升温╮(╯_╰)╭


 



评论(4)
热度(49)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