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10

10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像化学反应一样,一旦加入了催化剂就能迅速产生新的变化,凌远和李熏然之间也是如此。

 

自从那天凌远把李熏然介绍给小新后这孩子时不时就吵着闹着要熏然哥哥来给他讲故事不然就不肯配合治疗,把一众护士弄得是焦头烂额,每当这时凌远总会边摸着小新的脑袋笑眯眯地夸着这孩子真‘懂事’边打电话给李熏然让他有空的话就多过来走动走动。

 

小护士们听着她们凌大院长冠冕堂皇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为民服务是每个警察应尽的职责之类的话,心里头都悄悄替李警官把白眼翻了个遍。于是乎这么一来二去李熏然也就成了b大附属医院的常客。

 

相处的久了,对彼此也越来越了解起来,渐渐地李熏然和凌远之间生疏客套变少了,至于什么变多了,李熏然表示他也说不上来,他只能说现在能把凌远当成是自己最好最亲密的朋友之一,但他又隐隐觉得他们之间每次互动交流所带给他的感觉告诉他似乎对于凌远不能仅仅用一个简单的朋友二字就能概括的。

 

相较于李熏然的云里雾里,凌远倒是觉得自己看得很明白,他现在很享受这种感觉,如果说以前实验成功或是发现反基因组带给他的是成就感与凌驾于一切的快感的话,那么现在李熏然带给他的感觉则是有温度的、细腻的、能够直击内心的一种悸动。在这场情感与阴谋的博弈中,他本是一个布局者,掌控一切,他就像一个猎人,而李熏然就是他瞄准的一只猎物,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点滴累积的增加,现在他渐渐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颠倒了过来,自己成了被捕获的那一方,即使李熏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做。

 

尽管如此凌远也并不打算就此退出这场博弈,无论是狩猎还是被狩猎他都享受着这个过程,这是一个只属于他和李熏然的过程。李熏然曾说罪恶在正义之下终究无处可逃,也许他从来不会想到,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正因为有了正义才会衍生出罪恶,而当正义压制着罪恶的时候罪恶也在追逐着正义,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他们之间谁都逃脱不了。

 

只是此刻的凌远未曾料到,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之间暗中对立的关系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S市早晨的交通是属于上班族和学生党的,相较于早高峰拥堵的路面交通,很多人会选择乘坐地铁。S市有着非常发达的地铁系统,十几条通向城市各处地下线路就像是S市的大动脉一般,迎来送往,至关重要。

 

李熏然甫一上班还没有等他放下包便接到了一通报警电话,而后整个办公室都被一通又一通的报警电话所充斥着,每一个报案人所陈述的都是同一件事情,S市2号线地铁中心线路段发生了恐怖袭击。

 

为了区分各条线路,S市地铁局将这些不同的地铁线路都分别标了号,而出事的这条2号线则是一条游走于市中心的线路,也是每日早高峰期间人口密度最大的一条线路,可想而知当这条线路在这个时间段发生了恐怖袭击会造成多么惨烈的后果,接到报案后整个警察局瞬间进入了一级警备状态,几乎全员出动赶往袭击现场。

 

在警车上李熏然拿出手机一看,好几个来自凌远的未接电话,他刚想打回去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一接起就听到对方用略显焦急的声音问道:“熏然!你终于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也在2号线上,你知不知道刚刚……”

 

“噗!”李熏然低笑了一声打断了凌远的话:“知道知道,凌大院长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今天是开车上班的没坐地铁!”

 

电话那头的人呼了口气,随即似乎也被自己逗笑了:“哦!哈哈,那就好,你瞧我,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啊。”

 

一边开车的梁凯文瞟了眼捧着手机笑得一脸乐呵的李熏然啧啧感叹道:“有人关心的人啊就是和我们不一样哟。”换来李熏然一个白眼:“去去去!开你的车,瞎起哄什么呢!”

 

“嗯?熏然你说什么?”

 

“啊!咳!没什么,和同事闹呢,现在我们要赶去袭击现场,我就先不和你说了啊。”

 

“行,这次嫌疑人把目标选在早高峰的地铁里说明他有着强烈的破坏欲和反社会型人格,虽然我现在还不清楚情况,不过你们到了现场后一定要万事小心。”

 

“诶!大院长!知道了!”

 

 

恐怖袭击是发生在2号线的一个大站AA路上,警方赶到后发现有大量白色浓烟从地铁口内涌出,另一边先行的警察以及地铁工作人员正在疏导群众陆续撤离。

 

“情况怎么样,这些烟是什么东西。”从地铁口内涌出的白色浓烟并没有什么刺激性的气味,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每个在现场的警员都拿出口罩或手帕捂住了口鼻。

 

“根据多名目击者说这些烟雾是从好几个小型机器人身上发出的,烟雾成分已经请专家在紧急分析了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出来,先遣部队已经进去救援了,目前除去有些在逃散过程中被推挤受伤的市民外没有发现任何人员伤亡。”

 

“小型机器人?”梁凯文和李熏然对视了一眼,“看来这个罪犯还挺懂高科技啊!”

 

“的确如此。”一边协助的警员拿出几张照片递给了李熏然他们后道:“这是救援队不久前发过来的照片,图上的东西应该就是目击者们所说的小型机器人,飞鸟形态,腹部空间内装载的应该就是本次袭击中的不明气体。”李熏然看着照片中的小机器人,不,应该说是小型机械鸟,觉得非常眼熟,思索片刻后突然道:“我说怎么觉得这么眼熟,你们看这机械鸟身上的花纹颜色是不是很像最近来S市巡演的那个特别火的世界级马戏团的主题团标?”

 

几个警察比对了一番都发现虽然在花纹和配色上有些许差异但总体来说的确是非常相似的,就在这时专家组已经把白色浓烟的物质分析了出来,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些煞人的白烟竟然是气化的干冰。

 

“这是一场恶作剧?”

 

李熏然点点头看向地铁口缓缓道:“而且还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有预谋的恶作剧。”

 

 

TBC


评论(7)
热度(51)
  1. 备份后花园-修咻- 转载了此文字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