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09

09

经过了复杂的心理斗争后李熏然最终拎着两袋水果出现在了凌远办公室里。

 

 “警民互助,共创和谐社会,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凌远笑眯眯地看着李熏然那有些许局促不安的样子,他感觉得到这个小警察自打那天酒醒后就一直对自己保持着回避的态度,他本以为这样的态势并不会持续很久,看来还是自己低估了李熏然的害羞程度,凌远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来促进一下他们之间和谐的警民关系。

 

  正在这时一个小护士匆匆忙忙的跑进了院长办公室,“凌院长,不好了,小新他又不肯配合治疗了,您快去看看吧。”

 

  事发突然,李熏然连忙站起身道:“那凌院长你先忙,我这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小新啊。”凌远低吟了一声,脑海中有一个念头飞快的转了转,只见他拉住李熏然道:“不打扰不打扰,这事还真得你帮忙。”

 

  “我?”

 

  原来小新是一个来自孤儿院的孩子,他的父亲是一名缉毒特警,在一次缉毒任务完成后不久他们家便遭到了毒贩子残忍的报复,双亲纷纷死于毒贩的枪下,年幼的小新虽然也受到了枪击,但在父母拼死的保护下子弹并没有打中要害部位,故而最终保住了一条性命,之后他就被送进了孤儿院,身上的伤口可以慢慢痊愈,但烙在心底的伤痕却很难平复,院方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对小新进行心理引导,好不容易才让这孩子慢慢开朗起来。

 

  “这次听他老师说他和同学不知道打了个什么赌后就开始爬树,没想到一脚没踩稳摔了下来,把手给摔折了。”凌远站在病房门前摇摇头,“这小祖宗别看他平时挺乖,但一闹起来没人能治得了他,不过他最喜欢的人就是警察叔叔,我想你去的话,应该可以收拾得了这孩子让他乖乖配合我们治疗。”

 

  李熏然绕绕头“可是我……我对对付小孩子没什么经验。”

 

 “万事总有第一次嘛,走。”凌远拍拍李熏然的肩后便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靠坐在病床上的小男孩看见是凌远来了后眼睛明显亮了起来“院长叔叔!”

 

  “小新,有没有乖乖听护士阿姨的话啊?”凌远拿起小新床头的病例翻看起来。

 

  只见小男孩撅撅嘴不吭声了,一只小手抓着被角揉啊揉的。

 

 凌远放下病例伸手在小新鼻尖刮了一下后笑道“不乖!”

 

病房内阳光充裕,照得人暖洋洋的,一身白大褂的凌远在阳光下笑得极其温柔,他应该是喜欢小孩子的吧或者说小孩子们也特别喜欢他,李熏然站在凌远身后默默看着这一切,嘴角也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挑起来。

 

“今天呢院长叔叔带来了一个朋友,院长叔叔的这个朋友啊可厉害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抓到的坏人呢两个手都数不完啊!”听到凌远的话后小新睁大了眼睛一脸崇拜的盯着李熏然,李熏然一边挥手向小新打招呼,一边扯着凌远的衣角低声道:“喂喂喂,差不多得了啊,没这么骗小孩的。”我们的凌大院长笑得一脸如沐春风,丝毫不为所动。

 

“小新,想不想听熏然哥哥给你讲他那些抓坏人的精彩故事?”

 

“想听!!我最喜欢警察叔叔了!警察叔叔好厉害的!院长叔叔熏然哥哥我想听!”

 

“只要小新肯乖乖听护士阿姨的话,配合治疗,我就让熏然哥哥给你讲好多好多的故事,你说怎么样?”凌远仿佛计划得逞似得狡黠一笑,全然不顾李熏然在背后拼命拉扯自己的白大褂。

 

小男孩咬咬唇犹豫了几秒后终于还是重重的点点头,扑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凌远和李熏然道:“好!拉钩!”

 

“拉钩!”凌远回头给李熏然使了个眼色,而在李熏然眼里凌远此刻就像一只正得意洋洋冲着自己摇尾巴的狐狸,可恨的是自己还无法拒绝,他只能暗暗瞪了眼凌远后笑着对小新伸出手道:“拉钩!”

 

等他们终于搞定这个小家伙是在两个小时后了,李熏然坐在住院部外的小花坛边一口饮尽了凌远递来的矿泉水。

 

“没想到李警官你对讲故事哄小孩还是挺有天赋的嘛。”凌远也喝了口水笑着坐到李熏然身边。

 

“别别别别……”李熏然挥挥手,想到刚才自己为了能把故事说得精彩绝伦几乎用尽了毕生所学,他现在都有点明白自己小时候吵着闹着要父亲给自己讲故事时父亲的心理动态是什么了,他看了眼凌远“我说要论这哄小孩的本事,还是凌大院长你更胜一筹,我这是被你赶鸭子上架,强推下水的。”

 

“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多和小孩子接触接触,能放松神经,而且我看小新他可是非常喜欢你啊。”

 

“嗨,反正你说什么都有道理。”

 

说完两人便都笑了起来,微风拂面带来些许清新的花香,阳光洋洋洒洒的透过树影落在他们身上,李熏然盯着半空中相互追逐飞舞的蝴蝶低声感叹道,“真好啊。”

 

“嗯?”

 

“没什么,哈哈,我就是在想,当个警察真好啊。”李熏然仰头深呼吸了一口,笑道:“世界这么美好,而我可以做一个保护这些美好事物的人,想想就觉得自己有点了不起呢,哈哈哈。”

 

凌远点点头表示认同,随后他也仰起头盯着上方郁郁葱葱的梧桐树叶缓缓道:“可是美好的东西总是短暂的,如果……我是说如果,当你有一天发现自己所保护的美好都是假象,或者说罪恶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噗!”李熏然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正就是正恶就是恶,如果有谁犯罪了我不管他是谁我都要把他抓住然后绳之以法,罪恶在正义之下终究是无处可逃的,不过我觉得凌院长你说的这种‘如果’应该不会发生吧。”

 

凌远愣了一下,随即便笑开了:“也对。”就如他所了解的一样,李熏然的善恶观念非常纯粹,他是一个天生的正义化身,凌远心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转瞬即逝,很多事情已经开始了,他们谁也阻止不了,谁也没办法回头了。

 

 

TBC


评论(5)
热度(49)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