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 无处可逃 08

本章有神助攻出没

————————————

08

案发地点位于一个正在施工中的建筑工地,该建筑工地正处于地基打桩阶段,被几台重型机械和钢筋水泥包围着的就是那一个个又大又深的地基坑,而尸体就是在其中一个坑内被工人们发现的。

 

这次死者一共有两名,在两名死者的身上都有多处大面积的骨折和挫伤,男性死者头部呈现粉碎性骨折并且颈椎严重错位,法医判断头部的重伤应该是让他死亡的根本原因。而另一名死者是女性,头部虽也遭到撞击但却并不严重,她死亡的真正原因经过法医尸检后得出是由于被注射了过量的巴比妥类而造成的呼吸衰竭,并且该名女性死者的死亡时间比男性死者提前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这一发现让整个案子一下子由意外坠亡事故转变为了有预谋的凶杀案。

 

一开始警方的推测是嫌疑人出于某种目的用药物控制女性被害人后发现其因注入过量而造成了女性被害人的死亡,于是嫌疑人决定将尸体进行搬运甚至是抛尸,但在这个过程中却不慎意外掉入了正在施工中的地基深坑内,导致头部重创死亡。

 

但在经过法医对尸体的详细尸检后发现该名男性死者的血液内竟然提取到了和刘旭体内一样的新型毒品,虽然量是刘旭的千分之一。专案组收到这一重大线索后立马对其展开了摸排调查,不多时,河堤碎尸案就圆满告破了,而凶手正是这名死亡的男性。

 

“所以说呢,这个凶手啊他本身就是一名精神病院的精神科医生,被他盯上的受害人不是被遣送进精神病院的疯子就是无亲无故的流浪汉。之前那个刘旭读书期间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他父母也带他去接受过治疗,但效果并不理想,从而导致了刘旭的退学,而当年给他治疗的医生里面就有这个男人。”

 

“后来我们找到了凶手的家,是在一个高档别墅小区里,独门独户,可真是关起门来谁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经过彻底搜查后果然发现了各种与本案完全匹配的作案工具,并且我们还在一间书房内找到了大量的数据资料,这些资料详尽的记录了他是如何杀害并对被害人的尸体进行改造的。凶手虽然是个精神科的医生,但从那些数据记录里不难看出其在外科方面也有着一定的研究和造诣,幸亏他死了,不然也不知道他还要做出多少这种丧尽天良的变态东西来。”

 

“哦,你还记得那个惠民医疗康复中心吗?呵,名字倒是起的好听,却不过是一个贩卖人体器官草菅人命的黑心窝点,那些错综复杂的地下迷宫正是惠民康复中心每次运送‘货物’和买主交易的好地方,而本案的凶手就一直和这家康复中心有所往来,还记得那个在天桥下卖小玩意儿的被害人刘某吗?她女儿在康复中心里面死于非命,这个可怜的母亲在追讨的过程中也许发现了点什么,所以最终不幸成沦为了凶手刀下的冤魂,只是现在康复中心早就人去楼空,专案组恐怕还要费点功夫才能抓到那些黑心的畜生。”梁凯文一口气把河堤碎尸案的最终结果告诉了李熏然,他喝了口水,翻着手里的案件卷宗,摇摇头愤愤道:“要不是这混蛋把自己摔死了,不然我非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李熏然听完后也不禁感叹,在利益和欲望面前这些人竟然可以如此藐视玩弄他人的生命,他们都是打着救人的旗号,然而干的却是草菅人命的勾当。

 

“真是太可气了,摔死也算是便宜他了。对了,那……那个新型毒品呢?不是说在凶手身上也发现了这个毒品的痕迹吗?”

 

梁凯文放下卷宗看了李熏然一眼,“想知道?”

 

“废话!快说”

 

只见他先四下看看,然后靠近李熏然身边耳语道:“这事情说完你可别乱传啊。”

 

李熏然被他的反应逗笑了,瞪了梁凯文一眼,“好好好,我不传!你是干什么?这么鬼鬼祟祟神神秘秘的?”

 

“啊呀,你是不知道,那天和专案组一起去凶手家搜查的是国安局派来的人,当时现场的确是发现了凶手藏匿的新型毒品,不过数量不多,还没等我们手里拿热乎了就被国安局的人抢了去,上头有命令新型毒品的一概事宜都交由国安局全权接管,我们也没办法。不过我隐约听到他们说这东西好像不是一般的毒品,还说什么基因什么的,我觉得啊,这应该牵扯到了一起大案子,不过我们可就见识不到啰。”

 

对于国安局的作风李熏然自然是清楚的,看来这次事件的背后果然是案中有案,只可惜自己早就离开了国安局,不然……他思及此处便摇摇头低笑了一声,其中的五味杂陈也只有自己清楚。

 

  “哦!对了!”已经转身回到自己办公桌前的梁凯文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折返回来,“这次在破案的过程中凌院长给我们专案组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思路和学术支持,局长说案子现在破了,我们也得去谢谢人家的帮忙。”

 

  “嗯。”李熏然点点头,梁凯文说的没错,就他所知的凌远不但见识广专业知识丰富还很有推理才能,这次好几个关键点都是通过他的点拨警方才有了办案的方向,“他的确是帮了不少忙啊,你们是得去谢谢人家。”

 

  “诶,说到点子上了,是要去谢他,不过不是我们去,而是你去。”

 

  “我?”李熏然诧异的看向梁凯文,随后失笑道:“我又不是专案组的我去不合适吧,显得多没诚意啊。”更何况他虽然对凌远挺有好感的,但经过醉酒断片那一晚后自己见到凌远就始终有一种尴尬感,现在碎尸案已经告破,所以至少就目前来说如非必要他绝对不会去找凌远。

 

  “不会没诚意啊,你不是和凌院长关系不错嘛,我们去找凌院长的时候他还好几次提到你呢。”梁凯文拍拍李熏然的肩膀,“更何况现在这里也就只有你一个大闲人啊,我们可不是还得继续追查康复中心逃跑的那群孙子嘛,好了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啊,买点水果补品或者干脆请人吃顿好的,你自己看着办,账可以回来找局长报销。”说完他就以最快的速度跑走了。

 

  “嘿!你小子!”看着梁凯文离开后李熏然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揉揉脸在心里默念道不就是去见个凌远吗,慌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

 

 

 

TBC

 

 

预告:下章高甜~


评论(6)
热度(48)
  1. 苏瑾颜-修咻- 转载了此文字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