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 无处可逃 07


07


这是一间并不怎么宽敞的房间,房间内的摆设也极其简单,只有一张长形会议桌,桌面上分别放置了十几台笔记本,电脑屏幕发出的微光互相映照着给这昏暗的空间带来了些许光明。


 


这是一场X组织高层间的视频会议,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在外面的世界里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身份背景,或令人仰望崇敬又或是低调平凡,但在X组织里,褪去了俗世假面后的他们化身为各个领域内的犯罪天才,他们是一群有着极高智商的疯子,残忍疯狂,为了到达目的可以漠视一切。在这个制度严格、等级分明的黑暗组织内,这些高层干部都有着自己的代号,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他们在外面的世界叫什么,在这里,代号就是他们的名字。


 


“他已经失败了。”


 


“可是警察并没有抓住他……”


 


“哈哈哈哈哈哈,难道你以为警察不会发现那个傻子身上的基因锁?”一个尖厉的女声笑着打断了对方的话。


 


沉默了片刻后,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我早就提醒过他做不好就别怪我们弃车保帅。”


 


“啧啧啧,真是一条毒蛇呢,没记错的话他可是你的狂热崇拜者呀。”


 


“呵,我身边从来不留没有价值的东西。”


 


“不排除警方已经掌握了基因锁,斩草就要除根。”


 


“不必。”


 


“哦?”好几道疑问的声音同时响起。


 


“他们发现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已经开始研发和试验二代基因锁了,一代是个不完美的残次品,失败的作品就应该和失败的人一起淘汰。更何况,看着警方甚至是国安局为了一个已经被我们舍弃掉的东西大动干戈不也很有意思吗?”


 


“毒蛇,你还真是对警察有着一如既往的恶趣味呢。”


 


“光想想我也觉得很有趣呢。”一个稚嫩的声音感叹道,“我申请给他们加点料!这种时候不做点什么恶作剧的话真是太没意思了!”


 


“当然可以,只要你别坏了组织的大事就好。”


 


“放心吧,哈哈哈哈哈。”屏幕中的少年舔了舔唇,眼神里满是兴奋。


 


不久之后整个房间重归寂静。


 


 


凌远接到李熏然电话的时候他刚开完一场会正准备下班,默默听完李熏然的话后他抬手看了看时间道:“这样吧李警官,事情电话面里说不清楚,正好现在下班了,不如我们见个面边吃边谈?”凌远感到电话那头的李熏然明显犹豫了一下,随后便同意了自己的提议。


 


“所以我怀疑刘旭他那所谓的盒子里必然还大有问题。”说完李熏然就低下头吃了口面。


 


这是一家位于警察局和b大附属医院之间的面店,正值晚市期间,面店的生意非常火爆,整个大堂里吵吵闹闹的都坐满了人。凌远本来是想带李熏然去一个安静优雅甚至是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共进晚餐的,然而还没等他说出口,对方就直接拉他来了这地方。凌远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要拿下这个李熏然还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凌远搅了搅自己碗中的面条,不露声色的点点头,“嗯,按你的说法来看,那刘旭口中的盒子的确应该是一种毒品。我曾经在国外的时候见识过一种新型药物,服用了这种药物后可以激发人类的各项潜能,对有的人来说甚至可以是脱胎换骨,当时这种药物一直是由军方协同生物医理等方面的专家来开发和研究的,后来据说实际投入使用的效果并不理想,很多士兵还没熬过药效初发期就死了,于是这个新药的研究计划也就不了了之。”


 


李熏然听完后一脸震惊,他连忙放下筷子道:“那么说,刘旭也是吃了这种药?”


 


凌远笑了笑,摇摇头,“不,要是他真吃了恐怕早就死了,我可不信那些训练有素的大兵服了都没熬过去的东西他就能坚持下来,更何况这种药背后有军方的势力,哪有那么容易被一个普通人拿到。我猜刘旭服用的是一种和这新药药效接近但并不猛烈的新型毒品,这种毒品一样可以激发人体潜能,但也和寻常毒品一样,会给人带来幻觉和毒瘾,让人变得疯疯癫癫,如痴如狂。”


 


“新型毒品么……”李熏然皱眉思考了起来,“难道他指着我说我拿了他的盒子真的也只是幻觉所致?”


 


凌远听到这话后一直在搅弄面条的手顿了顿,他不易察觉地挑了挑眉道“这刘旭说你拿了他的盒子?”


 


“嗯,不过他很快就又说不是我拿的。”李熏然看了眼凌远,笑道:“仔细一想,当时他疯疯癫癫的,多半是真的进入了毒品带给他的幻觉中去了。”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新型毒品的威力还是一个未知数,从刘旭的反应来看,我们也不能小觑了它,我相信专案组他们也会详细调查的,你就放心吧。”凌远很快又恢复如常,他拿起一边的啤酒晃了晃,“来,干一杯吧。”


 


刘旭对李熏然的这种反应是大大超乎凌远预期的,他看着眼前这个和他喝着酒吃着面还并不知道在自己身上已经发生了什么的青年,凌远突然觉得心头一阵悸动,李熏然带给他的永远是数不尽的惊喜,一次更甚一次,或许等一切事成之后把李熏然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会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决定。


 


 


 


刘旭死了,死在了看守所里,死因是来自于头部的重击,法医尸检后鉴定为是由神经性癫狂而引发的非自主性自杀。另一方面专案组也从刘旭身上提取到了不少残留的毒品,一化验果然是一种并没有接触过的新型毒品,专案组将结果上报之后,上级的指令竟然是让他们撤手,关于新型毒品之后的一切事务都将交由国安局来负责调查,专案组只管抓住碎尸案的凶手就好,于是案子一下子陷入了新的僵局。


 


谁也没想到打破僵局的会是一起新的凶杀案。




TBC



评论(12)
热度(55)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