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 无处可逃 06

最近有点忙,更新慢了QWQ

本章线索灰常多哟~\(≧▽≦)/~

————————————————

06

  等李熏然缓过神收拾好一切来到客厅的时候凌远正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煎蛋从厨房走出来。

 

  “来的正好,一起吃早饭吧。”

 

  “不了,我要马上赶去局里,刚刚凯文来电话说碎尸案的凶手抓到了,我必须去看一看,凌院长太不好意思了,真是打扰了。”李熏然低着头,一想到昨晚失态的自己他就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要他坐下来和凌远面对面的吃早饭还不如给他两枪来得痛快,更何况他现在的确需要马上赶回警察局去。

 

  凌远闻言后,默默把盘子放下,擦了擦手,低着头的李熏然并没有看到凌远那一瞬间凝重起来的表情:“你是说,上次河堤碎尸案的凶手抓住了?”

 

  李熏然嗯了一声道:“据说是当场抓获的,具体情况我还得回局里才知道。”

 

  “哦,当场抓获啊。”凌远很快又恢复如常,虽然他很乐意继续逗弄眼前这个害羞的小警察,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们彼此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也就没有再强留李熏然。

 

 

  自那天李熏然带回线索后专案组就立即开始展开对惠民医疗康复中心的实地调查,经过一番详细勘查后果然发现其中大有玄机。在战乱年代,为了躲避敌人的空袭以及减少各类伤亡和损害,当时的政府就会派人在城市里挖掘出各种各样的防空洞。调查员们发现惠民医疗康复中心正是建立在一个防空洞之上的,若非仔细排查,谁也想不到防空洞的入口被隐藏在一楼药房仓库的药架子后面。等警方进入其中后才发现整个地下防空洞的布局和城东的巷子一样,错综复杂,有的地方甚至还连通起了下水道,眼前的局面俨然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地下迷宫。

 

  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容易许多了,专案组找到了当年城东的地下防空洞分布图以及现在的城市地下水道规划图,一比一画,整个脉络瞬间就跃然纸上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等警方再次进入防空洞的时候,嫌疑人竟然也在这防空洞内。警方发现他的时候他正背着一具无头的女尸不知要运往何处,该嫌疑人虽然体型瘦小却力大如牛,警方费了好一番功夫后才将他顺利擒下。后来一比对,这人正是李熏然首次探访康复中心时所遇的黑影人。

 

 

  李熏然赶到警察局的时候专案组的会议刚好结束,梁凯文告诉他抓到的那个嫌疑人名叫刘旭,经过警方调查核实身份后发现此人正如凌远所推测的那样曾经是一名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因为不满导师对他课题的评分而愤然退学,退学后整日在家无所事事,后来突然有一天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直至今天在防空洞内被警方抓获。可是刘旭在审讯的过程中毫不配合,说话语无伦次,文不对题,状态疯疯癫癫,时常一边神经质的啃着自己的指甲一边嘴里念叨着什么盒子盒子,这让警方大为头疼。

 

“所以说变态杀狂都是疯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梁凯文拿起文件啧啧感叹道。

 

“你说他一直在说盒子?”

 

“嗯。”梁凯文点点头,“现在已经请鉴定中心来鉴定他是不是人格分裂了,盒子可能是他精神体中幻想出来的一个什么东西吧。”

 

李熏然摸摸下巴,他记得那晚他被黑影人撞倒的时候那人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在逃跑的过程中那人也一直死护着手里的东西,会不会那东西就是现在他所说的盒子?

 

见梁凯文要去审讯室,李熏然连忙跟上,说着自己也算是半个证人,为了能尽快破案他有必要去见一下嫌疑人刘旭,梁凯文说不过他再加上本来也没真打算拦着李熏然,于是两人便一同来到了审讯室。

 

一进审讯室就见坐在审讯椅内的刘旭低着头,寂静的房间内只听到他不断重复着两个字——盒子。李熏然和梁凯文对视了一眼,梁凯文摇摇头,啪的一声把卷宗甩在了桌子上,这一声仿佛惊醒了沉醉在自己世界里的嫌疑人似的,只见他突然抬起头,看了看梁凯文,然后摇摇头,再看向李熏然时表情一下子狰狞了起来,“是你!是你偷了我的盒子!是你!是你!还给我!是你!还给我!”边大声吼叫边拼命想要挣脱束缚住自己的枷锁。

 

“怎么回事?那晚你拿了他的盒子?”这个嫌疑人刘旭自从被抓到起就一直浑浑噩噩的,梁凯文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反应。

 

李熏然果断地摇摇头道“当然没有!”

 

就在这时刘旭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神经质的伸长了脖子深呼吸了几口,然后就崩溃似的哭叫了起来:“不对,不是你,不是你,还是不一样,对,不一样,呜……我的盒子,呜……我的盒子!”

 

见刘旭癫狂哭闹的越来越厉害,梁凯文他们不得不先去请医疗组来为他打一支镇静剂。

 

审讯室外李熏然和梁凯文依靠在墙上,看着医疗组对刘旭进行注射。

 

“刘旭说的盒子会不会是一种毒品?”李熏然想到了很久以前在戒毒所看到过的那些画面,刚被送进去的吸毒人员毒瘾犯了的时候大都就像刘旭这样。

 

“倒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他刚刚干嘛要说你拿了他的盒子?”

 

对此李熏然也感到莫名其妙,他瞪了眼看着他一脸探究的梁凯文道“我也不知道,估计应该是毒瘾发作了就逮谁咬谁吧。”

 

说话间医疗组已经完成了注射,刘旭也渐渐安定了下来,靠坐在椅背上呆呆的望着前方。也不知是不是镇静剂的功效,这一次的审讯排除一开始发生的突发情况外对比以前来说简直是无比顺利。

 

面对梁凯文拿出的证据,刘旭只承认自己搬运过那些残尸但他不承认人是自己杀的。当被问及他为什么要搬运残尸,是何人让他搬运残尸以及凶手究竟是谁等问题时,刘旭说是神让他这么做的,他还说神给了他盒子,让他重获新生。梁凯文和李熏然都对此不以为然,但是他们清楚,刘旭可能只是个帮凶,真正的凶手恐怕就是刘旭口中的“神”,而这个“神”就目前来看不但涉及多项谋杀,甚至还有可能涉及到了贩毒。

 

虽然李熏然表面并不在意,但一开始在审讯室里刘旭那反常的状态却让他内心无法释怀,这不是用一个简单的毒瘾发作就能解释的。在重重困扰中他突然想到了凌远,专案组那边梁凯文也只能给他透露一点点消息,要了解更多专业性的东西,他细数了一下,或许现在最可靠的也就只有凌远了。

 

 

TBC


评论(4)
热度(52)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