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04

本章凌院长要出手了~\(≧▽≦)/~

————————————————

04

S市城东的巷子是出了名的九转十八弯,错综复杂的街巷就好比一张巨网,而惠民医疗康复中心的地理位置竟恰巧在这巨网的中央地带。

 

李熏然驱车小心翼翼地穿过了两条街后就再也开不进去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车停在路边后徒步前进。李熏然发现居住在此的居民大都用类似自行车之类的轻便交通工具,他不禁懊悔出来的匆忙竟一时没有想到这里狭窄的地形。

 

等到了惠民医疗康复中心时已经时值傍晚天色渐黑了,被铁栅栏围起的这座小楼有着三层高,建筑风格颇有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影子,斑驳的门牌上用红漆歪歪斜斜的写着惠民医疗康复中心这几个字。从铁栅栏外往里面望去,只见这小楼窗门紧闭,仅有些许微光从二楼偏出的一个小阳台中透出。

 

李熏然拍了拍铁栅栏问道:“有人没?”等了片刻却不见回应,难不成今天自己是白跑一趟?他抬头再看了一眼那康复中心的小楼,街旁随风而动的树影映在它灰白的墙面上使这座渐渐没入黄昏中的建筑显得异常森冷。等等!哪里不对!李熏然看向二楼的小阳台,一片昏暗,他分明记得刚来的时候那里是有微光透出的!康复中心里面有人在,那为什么在自己敲门后不但无动于衷甚至还关掉了灯?除非是……做贼心虚!

 

一想到凶手可能在这康复中心里李熏然就按耐不住了,而且就算里面的人不是凶手,那也一定大有古怪。当即他便不再犹豫,四下看了看,决定翻墙进去一探究竟。

 

顺利进入院内后李熏然发现康复中心的玻璃门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便打开了,整条走廊黑洞洞的,有一股木头腐朽后的味道从深处传来。

 

“有人吗?”他喊了几声,却只能听到走廊里传来自己的回音。李熏然按着腰间的配枪,借着自己手机的光芒走进了康复中心内。

 

勘查了一圈后他发现这家康复中心似乎已经废弃很久了,桌椅上都是灰尘,好几个房间也都凌乱不堪。在一楼李熏然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拐角处的指示牌上写着二楼是病房以及手术间。李熏然踏上二楼打开一间病房房门的时候,事情发生了。

 

他只看到一个黑影从病房内向自己扑来,那人身形瘦小却力气极大,直接把李熏然扑到了地上,连带着手机也飞了出去,黑影人似乎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喘着粗气迅速地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外跑。

 

“你站住!”李熏然也很快回过了神,立马爬起来拾起掉在一边的手机后就追了上去。

 

这一追就足足追了几条街,那人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而且又跑得极快,当绕过一条小巷后李熏然就失了目标,天已经黑了起来,李熏然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看向四周,却再也找不到那黑影的踪迹了,气得他狠狠地捶了几下墙壁。

 

 

“简直是胡闹!”李局一把将手中的文件甩在台子上。快下班的时候李熏然一身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警局,等专案组临时召开紧急会议把李熏然查到的东西放出来时,他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在背着他偷偷调查河堤碎尸案,虽然这次他带回了重要线索,但还是让李局气得不行。

 

“不还是查到了点嘛。”李熏然低着头低声碎碎念。

 

“A组负责调查惠民医疗康复中心,B组负责追查那个黑影人,李熏然,你给我来办公室!”说罢李局就率先走出了会议室。

 

 

李熏然进了办公室后就见李局负手立于窗前,沈默不语。他干咳了一声,自知理亏便小心翼翼的说道:“爸,我错了,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

 

“熏然。”李局打断了李熏然的话,“我就问你一句,你在做这些事前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想过你妈?嗯?”

 

“我……”

 

李局转身看向李熏然:“是不是还要像三年前一样你才满意?嗯?”语气平静,李熏然却觉得仿佛字字泣血,他想说点什么,又如鲠在喉,什么也说不出来。“这个世界上那些黑暗的、罪恶的事情不是你有着一腔热血就能够解决的,你究竟要我说多少次?”

 

“爸,你就不能告诉我三年前的那次我到底怎么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还记得你从小就教导我说要做一个惩恶扬善的人,我也一直把你视作我的榜样,可你现在却和我说这样的话?”

 

李局低下头沉默了片刻后,缓缓道:“三年前那些事情忘了就忘了,你不需要知道。你现在只要安分守己,做好本职工作,如果……如果你再继续调查河堤碎尸案,那我就只能让你……停职留薪。”

 

“爸!”

 

李局闭了闭眼睛,挥了挥手,“别说了,出去吧。”

 

 

入夜后的S市灯火璀璨,格外动人,李熏然靠坐在酒吧的露台上看向远方,若有所思。

 

“李警官?”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熏然回头便见到了一身西装革履端着个酒杯气度优雅的凌远。

 

“凌院长!?好巧,你也来这里喝酒吗?”

 

凌远笑着点点头,他喜欢来这个酒吧的露台喝酒,在这里他可以俯览整个繁华的S市,配上杯中的美酒会让他有种掌控这座城市的感觉。今晚他闲来无事便又来到了这里,却不想收获了意外的惊喜。

 

他看得出来李熏然是有点微微醉了的,那日所见的清明眼眸中蒙上了些许迷茫的薄雾,在这个他喜欢的地方遇见了一个能勾起他兴趣的人,凌远觉得今晚的月光仿佛也变得格外动人了起来。

 

凌远朝着李熏然晃了晃手里的酒杯道:“李警官,不介意一起喝一杯?”

 

李熏然闻言笑了起来:“当然不介意。”说罢他举了下手中的酒杯后仰头一饮而尽。

 

凌远坐到李熏然的旁边,看着他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李警官,你有心事。”

 

“心事?呵呵。”李熏然低下头苦笑了几声,是啊,他的确有太多太多的心事了,这些心事从三年前他重伤醒来后就一直萦绕在他的心涧,越来越重,今天父亲的话就像一个重锤敲打在他的心头,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些心事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李熏然又喝了一口酒,然后迷蒙的转头看向凌远,笑了笑道:“凌院长,我和你说个故事,你愿意听吗?”

 

惑人而不自知,凌远暗暗在心里评价着眼前已经微醉了的李熏然。李熏然就像一杯质地甘醇的清酒,越品越有味道,所以对于他的事情,凌远显得异常有耐心,只见他举杯和李熏然碰了一下后挑眉道:“乐意至极。”

 

 

 

TBC


评论(12)
热度(89)
  1. 阿四(其實我行三)-修咻- 转载了此文字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