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03

感情嘛~总是要有个发酵的过程~得慢慢来~

PS:文中万一有什么医理上的BUG请不要在意,因为全是我瞎掰的。╮(╯_╰)╭

——————————————————

03

在接下来将近两个多小时的谈话中凌远对梁凯文所提出的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简单概括来说就是从凶手的切割乃至缝合手法来看此人的确应该是曾经经历过专业培训的,甚至可能还是个医学院科班出身的高材生。

 

十三名死者的确切死亡时间在法医进一步验定后发现跨度极大,有的应该已经死亡超过三年以上了,但尸体所呈现的腐败程度却与死亡时长不吻合,并且法医只从尸体上发现些微使用过福尔马林的痕迹。法医认为有两种可能性能够造成这种情况,其一是尸体死亡后就被放入低温冰柜冷藏,其二则是凶手对尸体进行了一系列的脱脂塑化处理,然而无论是哪一种保存方式都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为了能让警方找准一个方向去进行详细调查,法医必须尽快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来。凌远再三比对数据以及照片后表示他认为单纯的冰柜冷藏做不到这种程度,凶手应该是对尸体进行了塑化,但是他的设备和材料可能并不完善,故而脱脂的过程做得非常粗糙,导致尸体依然会缓慢地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腐败。

 

等谈到那具由尸块拼接而起的双头千手观音时,凌远也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认为凶手是在做一件“作品”的看法,他注意到了李熏然在听完这个看法后眼底迅速聚集而起的愤怒和悲伤。他见过很多很多警察,年轻的年长的,每次过来听完他的推论后那些警察的眼睛里可能会有恐惧、会有麻木、会有兴奋等等等等却唯独没有悲伤。凌远不可否认,他开始有点对眼前这个小警察产生兴趣了,他甚至想到如果把李熏然当成自己的实验品来驯养和观察一定会非常有趣,越是纯粹的人就越容易吸引黑暗,当他身上的光芒完全被黑暗浸透后会变成什么样呢?凌远稍微想象了一下便觉得食髓知味,不过他并不打算付于实际行动,毕竟就目前来说他还不想动警方的人,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了。

 

正如凌远所看到的那样,李熏然觉得自己心头有一把火在燃烧,对凶手的愤怒和对受害人的悲伤同情让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抓到那个刽子手然后把他直接枪毙了。他想到死者里面还有一个才八岁的孩子,生命之于他本可以充满绚烂惊奇的色彩,现在却只留下那所谓的“作品”上一个狰狞扭曲的头颅,睁着腐烂空洞的眼睛凝望着这个他再也看不见了的世界。

 

谈话结束后正值午餐时间,凌远提出是否要一同吃个午饭,还没等梁凯文说话李熏然就直接一口回绝了,他现在顾不上吃什么饭了,如果凌远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么凶手为了完成一个满意的“作品”必定还会继续作案,他们必须要赶在下一个或者说下一批受害人出现前抓住凶手。今天的医院之行让他手头掌握了很多有利的线索,他必须立马着手去调查,可以说这是一场与凶手之间的时间赛跑,每一分每一秒都耽误不得。

 

凌远站在办公室的窗台前看着那两人走出了医院大楼,直到他们驱车而去后他才拉上窗帘回过身。随后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沉默着听完了对方的叙述后,他笑了起来,可是声音中却没有半分笑意:“我知道了,你去告诉他,这种时候,他既然已经拿出来献丑了,那么就做做好,否则将来别怪组织弃车保帅。”

 

回到警局后专案组立刻对梁凯文和李熏然收集来的线索进行分组调查,整个过程中李熏然碍于李局不准他参与此案的命令而不得不使尽浑身解数来从梁凯文和别的专案组同事口中套取一些案情的最新调查进展情况。

 

眼下李熏然靠坐在办公椅上一手转着笔,一手捧着自己的笔记本,盯着上面他记录下的各种线索思考着。

 

现在能确定身份的那名中年女子刘某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在S市已经呆了几十年了,做过各种工作,死前的一年时间里每晚都会在闹市区的天桥下贩卖女孩儿们喜欢的各种小玩意,可惜她为人孤僻生冷甚至还有点神经质,卖的东西质量也不高,所以生意并不是很景气,周围一起摆摊的人对她最深的印象就是她有个病怏怏的女儿,那姑娘身上没有一点年轻人该有的朝气。专案组调查后证实刘某的确之前是XX医疗保险的客户,这份保险的被保人是她的女儿,去年年初她女儿因为医疗事故抢救无效死亡后她因为赔偿款的问题就来保险公司大闹了一场,之后她就消失了,直到警方在河堤下发现了她的残尸。

 

另一方面根据法医和凌远对于凶手采用抽脂塑化来保存尸体不腐的线索,专案组详尽调查了近三年来S市各大医用化学用品供应商对于福尔马林、丙酮、固化剂等材料的流向,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李熏然打听了很久也只得到对方的一句还在排查。

 

刘某、XX医疗保险、医疗事故、抽脂塑化,李熏然拿笔在笔记本上圈圈画画着,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立马打开了办公桌上的电脑。他花了差不多一个下午的时间来找资料,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堆网页中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惠民医疗康复中心——一个建立在S市城东巷子里的三流小诊所,专门接待一些付不起大医院医疗费的贫困户,同时,这里也是造成刘某女儿意外死亡的那个小诊所。当年医疗事故发生后有媒体有对此做过一些只字片语的报道,但最后还是以不了了之告终。

 

李熏然有种说不清的预感,他觉得这家小诊所里面可能大有文章。他看了眼邻桌发现梁凯文不在位子上,应该是外出调查去了。李熏然犹豫了一下后抿了抿唇,拉开抽屉拿出了配枪,他掂了掂手里的枪喃喃了一句“希望用不到你”后便出了警局直奔惠民医疗康复中心而去。

 

 

TBC


告诉我这么一个腹黑的院长你们喜欢咩OWO?


评论(6)
热度(77)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