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02

咦~凌院长切开来会是什么颜色的呢?

哦~是黑色的!

————————————————————————

02

十五分钟后李熏然和梁凯文来到了凌远办公室外,却被告知凌院长接了一台加急手术,现在还在手术室里忙活着呢。

 

李熏然觉得既然自己是打着看望抢劫案受害人的旗号来的,那么不去看一下那个受害人也太不够意思了,正好现在凌远还在忙,于是他和梁凯文说了一声便独自出了会客室。

 

说起那桩抢劫案的受害人李熏然就不禁想笑,那是一个大学刚毕业没多久就来S市打工的小姑娘,下班途中独自一人路过一个小黑巷的时候碰到了劫匪,不但被劫匪抢走了包,她自己的手臂也被劫匪划伤了一刀。虽然经历了这些事情,但这小姑娘在后来给警方做笔录的时候绘声绘色地演绎着当时的情况,那夸张的动作和表情仿佛全然忘了自己还带着伤的样子愣是把李熏然他们给逗笑了。也是多亏了小姑娘的描述,才让他们很快就锁定到了劫匪的行踪。

 

当李熏然拎着一袋水果走进病房的时候那姑娘正盘腿坐在病床上单手捧着一个Ipad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看。

 

“身体还没好透呢就这么精神了啊。”

 

“李警官!你来了啊!”小姑娘抬头看向李熏然,每次看到这个帅气温柔的警察都会让她不由得脸红心跳起来。

 

李熏然边将手中的水果放到桌上边笑着说:“这次来主要是来看看你顺便通知你抢劫案的劫匪我们已经抓到了,你丢失的财物我们还在追讨中,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不能全额追讨回来了。”

 

小姑娘听后点点头,然后像是一下子想起什么似得举起手中的Ipad对李熏然道:“对了对了!李警官!我看新闻了,是不是这几天出了个河堤碎尸案!”见李熏然点头,她连忙又继续说了下去:“网上不是公布了几张受害人的照片嘛!有个人我见过!”她指着屏幕上那张略微有些模糊的照片,语气非常之肯定:“对!没错就是她!我见过!”

 

那十三具残尸经过法医DNA的鉴定后有几具已经能够却确定身份了,早在前几日警方就向媒体公布了一些死者生前的照片,希望死者的亲属看到后能来认领同时也希望能够有目击者前来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然而令警方没想到的是照片公布后就像石沉大海一样,不但没有目击者就连死者的亲属也没有一个前来认领的。

 

李熏然从来不曾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那小姑娘是一名医疗保险销售员,根据她的口述,照片上的那名中年女子是她前辈曾经的一个客户,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和他们的保险公司产生了纠纷,解约前还来保险公司办事处大闹过一场,所以小姑娘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

 

“李警官,我是不是又帮忙啦?”小姑娘冲着李熏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你可真是帮大忙了,这条线索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必须得马上着手去调查!你好好休息吧,之后还需要你提供详细的口供。”

 

李熏然出了病房后整个人都是激动的,这是河堤碎尸案的一个突破口,顺着这名死者的线索摸下去一定能够查出些什么。他觉得自己仿佛离凶手已经近了一步,他必须马上告诉梁凯文去安排专案组进行详细调查,这么想着他的步子也就不由得加快了起来,因此也没有注意到从一旁洗漱室里出来正边低头整理白大褂边走路的人。

 

“哎哟!”凌远一把拉住和自己撞了个满怀的人以此来稳住身形。

 

“啊,不好意思,我刚刚走得急没注意,你没事吧。”李熏然在这突如其来的一撞中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了凌远,也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就反应了过来,见对方稳住身形后连忙松开了手,尴尬的向对方道着歉。

 

凌远也松开了手,整了整白大褂,他刚完成了一台复杂的手术,眉宇间有着些许疲惫,正想发火,一抬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有些羞窘尴尬的青年,鼻尖仿佛还萦绕着他身上干净清爽的气息,于是我们的凌大院长鬼使神差般地摇摇头笑道:“没事没事。”

 

李熏然见对方说了没事后便点点头,继续快步向前走去。

 

干净,这是凌远对于李熏然的第一印象。

 

他看着李熏然远去的背影笑了笑,然后抬手看了眼表,凌远记得今天还有个警察约了他来询问一些专业性的问题。在此之前他已经看过了警方发给他的邮件,河堤碎尸案,凶手切割以及缝合尸块的手法看起来非常专业,但在他凌远的眼里这些都只不过是小儿科罢了。

 

他一看照片就知道,这些残尸,包括那个用尸块拼接而起的双头千手观音都是凶手制造出的失败品,而凶手应该也觉得自己的“作品”做得非常失败,故而选择了抛尸掩埋。一旦凶手制造出了一个满意的“作品”,那么凌远相信凶手一定会选择广而告之的将“作品”展现在最显眼的位置,供世人观赏,而不是随意的丢弃掩埋。

 

凌远以前常常觉得很多警方来向他求助的案情中犯人的作案动机、作案心态等等明明很容易一眼就看穿,为什么那些警察却还一直像盲头苍蝇一样找不到重点?后来他才明白,因为自己和凶手是一类人啊,有些过于黑暗的东西是正义的眼睛所看不到的。所以他喜欢帮助警察并不是为了要协助警察快速破案,而是他喜欢欣赏那些警察徘徊在黑暗边缘时苦恼痛苦茫然纠结的各种姿态。

 

推开会客室门的一瞬间凌远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不就是方才撞在自己怀中的青年吗?原来他是一个警察啊。

 

宽敞的会客室里站着的两个人齐齐转头看向他,微光映入其中一人的眸中,清澈而又明亮,一如他身上的气息,此刻凌远从那双眼眸中读出了对方的惊讶。

 

这个青年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呢,这是凌远对于李熏然的第二印象。

 

经过简单的互相介绍后李熏然知道了眼前这个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白袍医生就是凌远凌大院长,这和他在车上的预想相差太多太多了,而且自己刚才还不小心撞了人家,莫名而起的愧疚感让李熏然显得有点不太自然,直到双方都入座后梁凯文拿出笔记本开始和凌远讨论起河堤碎尸案时李熏然才放松了下来。

 

 

 

TBC


评论(7)
热度(74)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