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凌远X李熏然】无处可逃 01

新坑,悬疑犯罪向


人物关系和原著会有点小偏差


CP:凌远X李熏然 


       略微带有谢晗X李熏然


主旋律基本是糖刀。


————————————————————


01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尼采




李熏然常常想着如果他这辈子不当警察的话又会是什么样的?他做了无数个设想,但最终他发现无论给自己多少次重来的机会,他都会选择成为一名警察。他觉得这可能是性格中的正义感在作祟,又或者说这就是他的命中注定。


 


事情是从一件恶性碎尸案开始的,就像一道惊雷,划破了S市繁华下的宁静。


 


  李熏然赶到现场的时候梁凯文正指挥着工作人员抬出一个橘色的裹尸袋,而同样的裹尸袋在不远处已经摆放了好几个了,他瞥了眼那些裹尸袋中高度腐烂的尸块,不由暗自心惊。


 


  “情况怎么样?”


 


  梁凯文看到李熏然后皱眉摇摇头,指了指那几个裹尸袋道:“不容乐观。到目前为止就已经发现了11具残骸,经法医初步鉴定,死亡时间大概在1年到3个月不等,由于尸体残缺不齐外加高度腐烂所以死者身份、死亡原因等具体信息还得等回去分析后才能知道。熏然,这次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手法娴熟态度嚣张,看来我们恐怕是碰上一个大家伙了。”


 


  李熏然点点头,他看向四周,这里是S市中心立交桥旁的景观河堤,每天有数以万计的车辆和人流从旁边经过,谁又能想到在这郁郁葱葱草木繁茂的河堤下竟然掩埋着如此鲜血淋漓的罪恶。


 


  回到局里后警方立即组成了河堤碎尸案专案组,组长由李局亲自担当。


 


  最先发现残尸的是一名环卫工人,一场夜雨的浇灌让清晨的河堤显得潮湿而又朦胧,据那名环卫工人口述说他当时正在清理河堤下的垃圾,突然看到泥地里有半截断指,起初他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恶作剧玩具,也不当回事。但是没想到走了几步发现被雨水冲刷开来的河堤淤泥中竟赫然出现了半张狰狞扭曲的腐烂脸孔,这时他才吓得立马报了警。


 


  河堤下一共挖出13个死者,尸体尽皆残缺不齐,男性死者6名,女性死者7名,年龄最大的有六十几岁而最小的可能才只有八岁。有两三个死者的尸块被诡异的拼接在了一起,呈现了一种双头千手观音的姿态,经过法医初步观测得出拼接手法细致专业,犯人应该是有一定的医学基础。


 


尸体被掩埋在景观河堤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若非这一场大雨的冲刷谁也不知道这十三具残尸会何时被人发现。在人声鼎沸的地方一次性埋藏了十三具尸体并且没有被人发现,这仔细一想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凶手却做到了。


 


“这是一个性质极其恶劣的罪犯,并且他有着变态的人格和冷静的犯罪心理素质。他把抛尸地点选在市中心的这个地方,显然是已经到了胆大妄为,公然藐视社会治安的地步了。这个人极度危险,现在我们的任务艰巨,一定要赶在他再次作案前捉到他。”李局听完初步汇报后一脸严峻,S市自从三年前的那场惨案后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这么重大的案件了,他心里不太确定,但是有一种感觉告诉他,可能就是他们又回来了,那个消失了三年的神秘犯罪组织。


 


  李局安排了下每个人的分工,轮到李熏然时他却说:“熏然,你还是继续跟你那个抢劫案,河堤的这个案子你就别管了。”


 


李熏然自然是不服的,会议结束后他就直接跟着李局进了局长办公室。


 


“局长,那个抢劫案基本已经快要结案了,而且河堤这么大的一个案子我怎么可能就在一边袖手旁观呢?”


 


李局看了他一眼,李熏然是他的亲儿子,这孩子是什么性格他自然是清楚的,可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道:“我说别管了就别管了,熏然啊,你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李熏然抓了抓头发,气呼呼地瞪着李局咬咬牙说:“爸!你是不是怕我像三年前……”


 


“闭嘴!”李局一拍桌子打断了李熏然的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现在立刻给我出去做自己的工作。”


 


李熏然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欲言又止。三年前的事情一直是他和父亲心中的刺,当时他受了重伤,醒来后对那一年的记忆基本是一片空白,而父亲自从那时起就仿佛背负着什么似的,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每每问及父亲到底发了什么的时候,父亲总是或扯开话题或严厉喝止,渐渐地,那一年的旧事就成了他们父子俩之间的禁忌话题。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后,李熏然托着腮翻阅着手里抢劫案的卷宗,心里头想着的却是河堤碎尸案的事情,正巧听到隔壁桌的梁凯文接到了一通电话:“嗯,好,我知道了,b大附属医院是吧,我马上过去。”


 


李熏然一下子来了精神,b大附属医院?这次抢劫案中的受害人不也在这个医院里面吗!他脑中灵光一闪,呵呵!李局不让他查这个案子还不是怕他惹是生非,那他就低调地偷偷地查!等抓到凶手了看他这个整天一本正经的父亲还小不小瞧他。只见他一把勾住梁凯文,笑嘻嘻地看着他道:“凯文!去b大附属医院啊~一起呗?我正好也要去看看我这边案子的受害人。”


 


梁凯文瞪了李熏然一眼,作为他的好搭档,凯文自然是知道李熏然打得什么心思,这次李局不让熏然介入河堤碎尸案的做法弄得梁凯文也很是茫然,现在李熏然摆明了想自己偷偷地查,有人能帮助自己一起破案那自然是好事,梁凯文假咳了几声后靠近李熏然低声道:“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啊,等会到了后别给我添乱子,不然没有下次了!”


 


“好说!好说!”李熏然笑得一脸灿烂。


 


在车上梁凯文简单和李熏然说了下此行去b大附属医院的目的,他们要找的是b大附属医院的院长凌远,此人是享誉国内外的外科医学专家,曾经多次给警方提供专业技术支持来协助警方破案,可以说是警方的好帮手。这次的案件非常复杂,法医尸检后提出了好几个有着不确定性的关键点,故而他们又想到了来请教凌远凌大院长,想听听凌远对此的一些看法。


 


李熏然点点头,脑海中勾画了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老学究,可能还和他爸一样,也是个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人。


 


 


TBC



评论(3)
热度(142)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