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千秋溯骨 09【大结局】

大结局啦~糖和玻璃渣齐放的一章,请食用愉快~

PS:之后还会写几篇有甜有虐的番外

下一个新坑也在筹备中了>w<

——————————————

09【大结局】


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秋溯骨愁,只愿与你鸳鸯共成仙。胡八一就这么一步步走向萧景琰,他的心里闪过了李熏然,也闪过了他曾经许下的承诺。

 

是啊,那个承诺无论是他还是明楼甚至是蔺晨都极度渴望着能够实现。

 

他站定到萧景琰面前,看着这个为他付出所有的男子,胡八一唇边荡起了宠溺的微笑,“景琰,我们回家。”万般深情,千般温柔全都荡进了胡八一的眼里,那一声低语中所包含的是他们纠葛了千年的羁绊。他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守护,他却欠他一个家。

 

萧景琰也笑了,溯魂珠内的柔光打在身上,衬得红衣如火的他越发挺拔起来,只见他摇了摇头,声音很轻,却又如一口洪钟震在了胡八一的心涧,“我怕我一走,就把先生给忘了,那样便再也护不了先生了。”

 

胡八一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谁狠狠揉捏了一下,疼得他几乎不能呼吸,是有多深的爱才能做到如此地步?他现在只想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就这么直接抱住眼前这个令他心疼的男子,然后狠狠地吻住他那双颤动的唇,事实上,胡八一也确实这么做了。

 

唇齿相交的那一刻胡八一仿佛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彼此之间剧烈的心跳声,即使在溯魂珠内的这个奇异空间中,他们的存在都仅仅只是一丝灵识而已。从明楼到胡八一,从明诚到李熏然,生命那么长又那么短,在这生生世世无尽轮回的空间中唯一不变的只有怀里永远守候着他的萧景琰。

 

胡八一惩罚似的啃咬着萧景琰的唇瓣,然后又无比温柔的为他舔舐,这是一个漫长而又激烈的吻。萧景琰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眉目依旧,这个人是他的蔺晨,也是无数个空间中他所守护眷恋的人,纵使有千言万语也抵不上此刻相濡以沫间无声的互诉衷肠。

 

胡八一轻轻捧起萧景琰的脸,他的一双眼睛总是那么清澈而又深情,胡八一看着萧景琰眸中倒映出的自己缓缓开口道:“景琰,别怕,这一次就算你忘了我也没有关系。”他顿了顿,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后继续道,“因为我会来找你,不管你去了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然后带你回家,护你一辈子。”他轻柔地拭去萧景琰眼角渐渐溢出的泪水,再次紧紧抱住他,“所以你只要好好的乖乖的等着我来,好吗?”

 

萧景琰痴痴的看着胡八一,仿佛要把他所能见到的一切都刻入骨髓、嵌入灵魂中去。他深吸一口气,抬手擦去眼角的泪痕,笑着点点头,“好,我等你。”

 

说完胡八一就觉得整个空间开始摇晃崩塌,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渐渐扭曲,他紧紧拉住萧景琰的手,却也只能眼睁睁看对方的灵识越变越稀薄。

 

“先生,别让我等得太久。”在萧景琰彻底消逝的那一刻胡八一仿佛听到了一声低语叹息。

 

他抬头望向那逐渐崩坏的空间中漂浮而起的点点繁光,回想着景琰最后的笑颜,“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们必再相见。”

 

萧景琰灵识的彻底消逝也让梁帝墓中他那不灭不腐的尸身化为了灰烬,明楼看着棺木中留存下的一袭玄衣龙冠感慨良久。终于成功了,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羁绊就此结束,有关于他们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他转身看向胡八一,“准备好了吗?”

 

“就你他娘的话多,快点吧,别让他等急了。”胡八一撇撇嘴,率先执起了溯魂珠。

 

明楼笑了笑,也走了过去。

 

一阵刺目的眩光过后整个梁帝墓重归平静,只留下衣冠冢内隐隐烁烁闪现的珠子仿佛在诉说些什么。

 

 

这是一个没有战争和鲜血的和平年代,车水马龙,歌舞升平。

 

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凌远今天一到下班就已经收拾妥当急匆匆走出了办公室,“哎哟!太阳打西边出来啦,我说凌院长你今天怎么这么准时下班啊?莫非有佳人相约?”路过医院大厅的时候正巧碰到刚做完一趟手术出来的李睿。凌远神秘的一笑,“就你小子话多。”他抬手看了下手表,加快了步伐,“我不和你扯了,剩下的事你看着点,今天我很忙,先走了。”说罢他就跑得没影了,留下一脸好奇的李睿喃喃道:“嘿嘿,有问题,看样子是真的佳人有约啊。”

 

凌远的目的地是市立音乐厅,今天在那里有一场维也纳著名海归音乐家的国内首场大提琴演奏会。他站在音乐厅前看向门口垂挂着的巨幅海报,海报上的人闭着眼睛陶醉地拉着大提琴,那人温文儒雅的气质仿佛能从海报中渗透而出。只有他知道,这双眼睛睁开的时候会有多么美丽多么深情。凌远整了整衣衫,缓步踏入了音乐厅。

 

演奏会举办的很成功,当一曲终了后全场观众都起身为他喝彩。凌远看着台上那个笑得灿烂无比的男人自己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曲教授,刚刚的演出特别精彩。您好,我是凌远,您的主任护理医生。”凌远来到后台,对正边啃着面包边整理琴具的曲和微笑着递上了自己的名片。

 

曲和连忙放下面包擦了擦手接过名片,“哦哦!您就是凌医生是吧,老师和我说了他在国内给我找了个很厉害的医生,哈哈,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前段日子手腕不小心扭了下,现在已经好……”当曲和抬头看向凌远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明明看上去很陌生,但又给他一种仿佛他们已经相识了千百年的错觉,甚至他觉得自己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连忙低下头干咳了几声来缓解自己奇怪的心情,“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说的是我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哈哈,麻烦凌医生您了。”

 

凌远摇摇头,“怎么会呢,啊!曲教授还没吃晚饭吧?不知肯不肯赏脸一起?您可是崔教师的得意门生,手伤了是大事,不可小瞧,先填饱肚子,完事后我会替您好好检查一下。”

 

曲和本来就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凌医生有种莫名的好感,现在听他这么说,自是笑着点头说好,“凌医生,我们也别客套了,你就叫我曲和吧。”

 

“也是,来日方长,我们之间也不必客套,走吧,你喜欢吃什么?”

 

很多很多年后,曲和时常会问凌远,他们之间的相遇是不是一种命中注定的缘分,每次凌远都会笑着亲吻他的额间,然后捧着他的脸道:“因为上辈子我在你身上留了个记号啊,所以不管这辈子你去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若要谈这缘分啊,我们的缘分可是从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就注定了的,永生永世不会分离。”曲和每次听凌远一本正经的说这些话都会面红耳赤,然后笑骂着他的不务正业。

 

时光未央,岁月静好。清风自来,现世安稳。

 

 


评论(10)
热度(70)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