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千秋溯骨 08

下着玻璃渣雨的一章>w<

————————————————

 08

如果贯通空间的灵识是最痛彻心扉的守护,那么不惜一切代价的阻止就是一场情至深处的回馈。守护与被守护,迷途漫漫,终有一归。

 

这个计划的确是一场起手无回的死局。明楼的经历让他有着非常强悍坚韧且可塑性强的精神体,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能够把自己的灵识分化成数个独立的个体,看似毫不相干,实则源于一体。他的目的很简单,制造一个能与蔺晨契合的个体出来。解铃还须系铃人,能终止萧景琰的也只有蔺晨。

 

明楼留下了许多关于梁帝墓的线索,甚至昆仑神宫中的地图残页都是他通过溯魂珠的力量重新置放进去的。一切布置妥当后他把最后一丝作为明楼的灵识留存在这个处于现实和虚无边缘的空间中一遍遍回忆着他和阿诚的过往。

 

阿诚从十岁起就进了明家,在他们经历的漫长岁月中阿诚给予了明楼最无条件的信任。他总说无论前路多艰险,大哥,都有我陪着你。然而一份死间计划的出现,铺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绝无生还的死路,作为敲钟人的明楼必死无疑。明诚无意中知道了死间计划,他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明楼去死呢?所以他和王天风偷偷做了一个交易,用他来替换明楼成为敲钟人,不愧是他的阿诚,做事天衣无缝。当明楼发现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明楼在这个空间里等了很久很久,他能看到梁帝墓内的情景,每一个“胡八一”的到来都既让他惊喜又让他心痛。喜的是他的灵识传达到了,这个计划有了成功的可能性,而痛的则是景琰的灵识一次又一次保护了“他”,就像当年阿诚保护了自己一样。这样的循环持续了多少次明楼已经记不清了,他时常看着墓中的白骨想着究竟还需要等待多久,想着自己又是否能撑到成功的那一刻。虽然梁帝墓有溯魂珠在,但是这里紊乱的空间磁场还是时时刻刻在损耗着明楼残留的灵识。

 

他仿佛是一个执棋者,算计好了每一颗落子的走向,甚至他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了。步步惊心,一招之差,满盘皆输,明楼是在赌,拿他自己的命和魂在赌。很庆幸,终于在他的漫长等待中,最契合的胡八一来了。

 

“当年这颗珠子本是蔺晨的随身之物,因此珠子中寄宿着蔺晨最后一丝灵识,而萧景琰恐怕也将他自己灵识的源体留在了里面。你是我制造出所有空间的胡八一中最契合蔺晨的存在。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融合蔺晨的灵识,去见萧景琰。”

 

胡八一听完明楼的计划后他只知道自己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男人,可是他也明白,为了阻止萧景琰,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计划了。

 

“我是你,我是蔺晨,但我更是胡八一,这一点不可能改变。”胡八一将最后一口烟吸净,缓缓吐出后站起身走到窗前,“你这个计划真他妈糟糕透了。”

 

“我们别无选择。”明楼也走到窗前,他看向窗外,这个空间中永远保持着和薰美好的景象,他想到曾经他和明诚说过他以后的家就是这样,湖畔旁,树林边,“我们面对的将是我们最挚爱的人,为了未来,这时候我们不得不走一条死路。”

 

胡八一也看着窗外的一片平和,他想到了萧景琰更想到了李熏然,他知道在明楼的心里一定也有一个这样深刻的存在。为了挚爱的人啊,这份跨越了无数时间和空间的守护是时候该结束了,接下来,换我来护你!胡八一闭了闭眼睛,转头看向明楼,目光坚定,“说吧,我要怎么做?”

 

当胡八一和蔺晨的灵识融合后,他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场特别真实的梦,蔺晨的灵识把散落的片片记忆画面串联了起来,把他带回到了千年前。他看到了那座繁华的金陵帝都,那个没落在历史长河中的大梁盛世以及一步步走来的萧景琰。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那年杏花微雨,琅琊阁主蔺晨随着梅长苏来到了帝都金陵,他们要做一件大事,一件足以颠覆整个大梁的大事。初见萧景琰时他还是个不受宠的王爷,蔺晨永远记得那一天萧景琰就这么站在梅花树下,背影孤寂却又挺拔,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后那人缓缓回头,俊朗的脸上带着疏离客套的微笑,一双鹿眸灿若星辰。他们要辅佐的是一个美人,这是蔺晨对萧景琰最初的印象。

 

就这样一个浪迹江湖的风流阁主,一个有情有义的耿直王爷为了同一个目的走到了一起。

 

胡八一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他们一步步由相识到相知再到心神相交,看着他们一路走来踏过遍地尸骨最终夺取到了至尊之位,也看着他们因为奸人的挑拨而慢慢产生了不可逾越的间隙。

 

在蔺晨眼里萧景琰一直都还是那个萧景琰,忠义耿直,有时候甚至还有点没脑子,但他却不是曾经的那个蔺晨了。曾经的他就像天空中的鸟儿,翱翔天际,逍遥于世,现在的他一颗心全都拴在了宫里那个人身上。当萧景琰被谗言蒙蔽了双眼割铃断义愤然离去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和景琰都该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思考了,一个漏洞百出的谗言就能让景琰如此疏远怀疑于他,那么未来的路这么长这么曲折,他们又该怎么走下去呢?

 

恰逢此时周遭邻国突然集体进犯,蔺晨主动领兵迎战,萧景琰却不曾想到,这一走,从此他和蔺晨便是生离死别,天人永隔。

 

真相就像一把利剑,直直插入萧景琰的心尖。胡八一看到了在灵案前哭泣崩溃的萧景琰,此刻他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蔺晨,痛其所痛,哀其所哀。对蔺晨的爱和愧疚就像一把枷锁,牢牢的禁锢在了萧景琰的心上,他不能原谅自己,他甚至开始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蔺晨和他一起打下的天下,直到他从蔺晨的遗物中找到了溯魂珠。他设立了天机阁,大肆招揽能人异士破译出了溯魂珠的奥秘后胡八一读出了他眼底的疯狂和眷恋,之后的一切也由此开始。

 

缘起缘灭缘自在,情深情浅不由人。

 

胡八一看着不远处萧景琰灵识的源体,他一步一步的靠近。不知道是蔺晨还是明楼亦或是是他自己内心的悸动,越是靠近,这份悸动就越是浓烈。

 

“景琰。”他看着眼前一袭红衣的萧景琰,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一声景琰,竟是足足蹉跎了千年。只见眼前人缓缓转身,笑容依旧,鹿眸依旧,一切宛如初见,仿佛这里不再是溯魂珠内的异世空间而是当年初春微雨时节的大梁金陵。

 

 

TBC


评论(8)
热度(43)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