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千秋溯骨 07

永远智商在线的明长官终于出场了~\(≧▽≦)/~

解密60%ing

——————————————

 07

  胡八一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而又恐怖的梦,惊醒后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熏风拂过窗帘,斑驳的阳光投射在室内,一切都宁静而又美好。他坐起身,用手抵着额头,方才的梦太过真实以至于惊出他一身冷汗。他梦到了很多很多的白骨,梦到了自己、胖子还有大金牙都死在了一个诡异的墓中。他记得他们打开了一座巨大的棺木,看到躺于其内的人束发戴冠,一身玄衣,紧紧闭着眼睛,宛如睡着了一般一脸平和,仿佛千年的时光也不曾惊扰过他,他那修长的手里捧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微光映衬到墓中人的睡颜上,惹得胡八一一阵心悸,那张脸分明是他熟悉到刻骨铭心的。

 

  熏然,李熏然!胡八一揉揉脑袋,一定是自己太思念熏然了,连梦里下斗遇到的僵尸都想成了熏然的样子,他的熏然早就不在了啊。想到此处,他的心骤然一痛。等等?熏然不在了?

 

“胡司令,你听说过溯魂珠吗?”

 

“你要救他只有靠这梁帝墓里的溯魂珠!”

 

“一个活人都没出来?”

 

“那个人没有死,但也不算活着。”

 

“不该拿的别拿,里面有些东西你们碰不得,得罪了山神你们谁也出不来。”

 

“这他妈都是我们!”

 

  胡八一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片段,最后出现了满身狼狈的李熏然还有耳边回荡起的那句:“胡八一,好好活下去。”

 

“他妈的!”胡八一用力地锤了一下床板后立即翻身下床,他都想起来了,什么狗屁做梦,那根本就不是梦!

 

  当时他们看到“自己”的尸骨,的确是震撼了好久,但他们都是不信命的人,越是这般情况就越能激发他们想要活下去的信念,于是他们打开了梁帝的棺木。露出梁帝真容的一瞬间胡八一就懵了,他鬼使神差的想要触碰棺木中那沉睡的帝王却没发现满地的线条中开始涌动起的红色暗流以及那巨碑上开始缓缓移动排列的文字,当然,他也没发现自己的眼中不知何时起竟蓄满了泪水。当他有些颤抖的拿起那颗溯魂珠时,一滴滚烫的泪滴落在梁帝冰冷的脸上,阵法突然被触发了。

 

  满室流光溢彩,地上碑上涌现出无数荧光色的物体,发出斯拉斯拉的声音满屋子翻飞。胖子他们掏出枪打向那些东西,被打中的荧光体僵直扭曲后嘭的一声炸裂成无数碎片。胡八一看到那些漫天飞舞的碎片上每一块都有他和李熏然的存在,但他又知道那些并不是他们自己。在整个墓室的记忆碎片中,他只想着,原来从古至今,无论跨越了多少空间和时间,我身边的从来都是你。

 

  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让胖子他们大惊失色,然而死盯着满室碎片的胡八一却依然一动不动。他好像听不见胖子还有大金牙在和他说什么了,他感觉自己被他们拉扯着往回跑,他看着那些碎片,又想起了棺木中的梁帝,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的确应该马上逃走的,可是他却甩开胖子和大金牙的手奔回梁帝的棺木前。也就是在那一瞬间,耳边一阵剧烈的轰鸣声响起,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白茫茫的,然后胡八一就失去了知觉。

 

  他不知道自己醒来后为什么会在家里,他甚至分不清自己现在所处的是梦还是现实,他满脑子都是疑问,而在墓室里看到的那些画面又都堵在他的心口,搅得他脑中一片混乱,那一幕幕仿佛都化成了片片尖锐的刺,淌进了血里,痛至全身。他急需一个发泄口来缓解这一切所带给他心理上的压力,他打开了卧室的门,一入客厅就见一人负手立于窗前。

 

“你终于醒了。”那人似乎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看向胡八一。即使逆着光,胡八一也不会认错,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

 

  不知为何此刻的胡八一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恐惧,他的直觉告诉他,他想要的所有答案可能都在这个男人身上。胡八一看了眼那男人,然后靠坐到桌前,摸出一支烟点燃,缓缓吸了一口道:“说吧,你是谁?我在哪?这他妈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男人走向胡八一,优雅的坐到他的桌对面后便摘下眼镜细细擦拭起来,只听他说:“这是一个计划,一个起手无回的死局。”他顿了顿抬眼看向胡八一后继续道:“而你,就是这场死局中最关键的一颗棋子。”话一出口胡八一就不乐意了,猛吸一口烟后啐道:“你他妈才是颗棋子。”

 

  那男人也不恼,笑了笑把玩着手中的眼镜:“你很不像我,但我不得不承认,你就是我。”

 

  胡八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另一个空间的我,或者我应该叫你……明先生?”

 

“资质不错,不过还欠火候。的确,我就是明楼。”他放下手中的眼镜看向胡八一:“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溯魂珠和平行世界之间的关系了。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溯魂珠能贯通的只有未来的空间,而已经奠定的过去是无法扭转的。一九四六年临江战役时期战火轰出了长白山的一座无名碑,碑文提到了些关于溯魂珠的故事,因为残缺所以并不详尽,但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新中国成立后我就开始着手调查溯魂珠的事情,后来就像你知道的一样我进了梁帝墓,然而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胡八一想到了自己开启溯魂珠时的情景,他皱眉道:“你也看到了那些荧光体中的画面?”

 

  明楼嗯了一声道:“我曾经一度以为阿诚的死亡是源于我的疏忽,那是一场计划外的意外,直到我入了梁帝墓才发现,这一切竟都是始于千年前的恩怨情仇。”

 

“梁帝?”回忆起棺木中那个与李熏然一模一样的帝王,胡八一纷乱的思路忽然开始渐渐明朗起来,那些碎片中的画面再次涌上心头,似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千百年前的故人。

 

“溯魂珠能渡的从来都不是人,而是魂,或者说是某种执念某种信仰,这些都将转化成一段灵识通过溯魂珠传达到平行空间每一个未来的“我”身上。”明楼顿了顿,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道:“那些碎片你都看到了吧,他们都是曾真实存在过的。”他收回目光,看向胡八一:“梁帝所贯通的灵识就是,信任并保护每一个“蔺晨”。”

 

“胡八一,好好活下去!”

 

“蔺晨,我为什么不相信你!我为什么要怀疑你!”

 

  胡八一记忆中的李熏然和碎片里伏在灵案前哭泣的梁帝渐渐重叠起来,一幕幕一世世,一个名字渐渐萦绕在心头,景琰?景琰!

 

  胡八一觉得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似的,喉头火辣辣的,他闭了闭眼睛,用干涩的声音问道:“那么你的死局是什么?你又怎么以完整体来到这个空间的?还有……熏然……景琰……”想到这他就说不下去了。

 

“我说过,你就是我。”在胡八一狐疑的眼神中明楼凑近他道:“没有我就不会有你,在这个计划中我制造了一个你,目的是为了彻底阻止萧景琰的灵识传达到下一段空间中去。”

 

 

TBC


评论(4)
热度(34)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