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楼诚】巴黎记事——两个人的圣诞节

这两天粉丝破百啦~谢谢各位小伙伴们的关注和厚爱~爱你们哦~~么么哒~

特此呈上一碗热乎乎的糖粥~希望能在这个冬季给你们带来一丝温暖♪(^∇^*)~ 

——————————————————————

巴黎  冬

 

  明诚来的时候明楼还没下课,他悄悄从教室的后门钻入,安静的坐在最后一排等待。讲台前的明教授正讲到兴致处,浑然忘了下课铃声早已响过。明诚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巴黎冬日午后的阳光带着醉人的暖意洒到讲台前,也洒进了明诚的眼睛里。

 

  五分钟后,明楼边收拾着教案边笑着问身边给他递外套的明诚道:“你什么时候到的?来了也不提醒我一声下课了。”

 

  “来了没多久,再说了我提醒你有用吗?你又不是第一次拖堂了。”说完明诚还俏皮的撇了撇嘴。

 

  明楼披好外套,指了指明诚:“没大没小。”眼里却是带着笑意的。

 

  “明教授,上次那篇论文我修改好了。”几个青春洋溢的年轻法兰西姑娘簇拥到讲台前,嘴上说着论文,眼睛却都看着明楼身边的明诚。最近时常来接明教授的这个中国青年修长挺拔,俊朗的脸上似乎永远挂着温和的笑容,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直接映进了姑娘们的心里。

 

  明楼早就发现自己的阿诚似乎在女学生中特别有人气,他看向明诚,那个十岁起就被他带回家教养的孩子真的长大了。养花养牡丹,养草养兰草。阿诚就是他明楼一手栽培而出的兰草,这么想着心里也多了几分自豪和得意。

 

  收下学生们的论文后他们便准备回公寓,那套公寓就在巴黎大学附近,方便明楼上班,也方便阿诚上学。

 

  “明教授,今天是平安夜,您晚上不准备去战神广场看看烟花表演吗?据说今年的圣诞烟花特别好看。”几个女学生笑着看向她们的教授,只见这个向来不苟言笑的明教授瞥了眼身边的青年,然后对她们说:“我会考虑的,谢谢。”

 

  巴黎入冬后就下了几场雪,白皑皑的把整个巴黎点缀得一片粉妆玉砌。明楼呵出一口气,带出一缕白雾,他转头问身边的阿诚道:“你来巴黎有多久了?”

 

  “差不多半个月了。”

 

  “噢~”明楼把兜里的手套拿出来边戴边问:“有好好逛过吗?”明诚摇摇头:“还没来得及。”明楼笑了笑,拍了拍明诚的肩膀道:“那今天你赚到了,走吧,平安夜的巴黎不会让你失望的。”

 

  从巴黎大学出来后他们就沿着香榭丽舍大道慢慢地走着,明楼难得话多,和阿诚说着些巴黎的风土人情,明诚就安静的听着,偶尔打趣几句。无尽的暖意都融进了他的眼底,化成了对明楼的崇敬和眷恋。

 

  香榭丽舍大道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一走就从午后走到了傍晚。落日前最后的余晖穿过凯旋门,斜斜的打在满地细雪上,几片凋零的梧桐叶随着微风飘扬而起。

 

  “这个就是巴黎最负盛名的建筑之一凯旋门了,是当年拿破仑为了纪念奥斯特里茨战役胜利而建的。很是壮观呐。”明楼看着眼前的建筑感叹道。

 

  “大哥。”天黑后凯旋门上灯火渐起,五色的灯光映照在明诚脸上,显得有些虚幻迷离,只听他道:“当年俄奥联军入侵的时候如果没有那些为救国而做出牺牲的法兰西战士们,是不是我们现在也见不到一片歌舞升平的巴黎了?”明诚的眼睛被灯光照得亮亮的,明楼笑了笑道:“战争没有你想得这么简单,你啊,好好读书就好。”

 

  “嗯,知道了。”明诚悄悄地掩去眼中的光芒,他已经加入共产党了,这事情不能让大哥知道,他不想让他担心。

 

  在明楼眼里阿诚的那些小心思是藏不住的,但这次明楼也不点破,他知道阿诚有事瞒着他,他不急,阿诚这个年纪的人总是有那么些秘密的,明楼可以等,等到他明诚想告诉他的时候,而现在并不是那个时候。他转头看向远处道:“听奥利尔她们说今晚在战神广场有烟花表演,想不想去看看?”

 

  “行,都听大哥的。”

 

  入夜后的巴黎灯火璀璨,尤其今夜还是平安夜,商场里的唱片机传来悠扬欢快的节日歌曲,行人们有的步履匆匆赶着回家团圆,有的成双成对漫步在巴黎的夜空下。明楼和阿诚来到塞纳河畔的一座吊桥上,“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战神广场的烟花。”明诚靠在桥栏上,河畔的扶风带着冬日的湿气扑打在他的脸上,吹乱了他满头的黑发。

 

  明楼的发丝也在河风的吹拂中微微飞扬,他转头看向明诚说:“在国外,圣诞节就相当于我们中国的过年,阿诚,想家了吗?”明诚笑了笑道:“说不想那是假的,不过也还好,在这里有大哥你陪着。”明楼也笑了:“这话被大姐听到了,非家法伺候。”明诚刚想说什么只听不远处埃菲尔铁塔下的战神广场上方响起轰轰轰的声音,两人一抬头就看到夜幕中炸开了朵朵绚烂的烟花,几乎是与此同时,无数细小的雪花洋洋洒洒的从空中飘落。雪花映衬着烟花,惹得周围行人们纷纷发出惊喜的欢呼声。

 

  “下雪了。”

 

  “是啊,该回家了,走,回去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估计今晚得饿着肚子了。”

 

  “你在怀疑我!?”

 

  “阿诚不敢。”

 

  “看来不动点真本事是不行了。”明楼捋了捋头发后便往公寓的方向走去。

 

  明诚看着明楼的背影,不由得笑了起来:“不务正业。”说着便跟了上去。

 

  有时候幸福很简单,它就存在在你的生活中。当巴黎平安夜的钟声敲响时,明诚悄悄用最近新学的法语写下一行字: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踩踩马路,然后回家吃上一口你亲手做的阳春面。

 

 


评论
热度(32)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