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如黑洞 | 间歇性拖延症

千秋溯骨 03

直至目前为止,你所见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

PS:地理废,纯属瞎掰,有BUG的地方见谅见谅>w<

————

03


前几天大金牙走的时候把残页的复印件留给了胡八一,当胡八一决定要下梁帝墓后他就开始研究起了这份残页地图。地图上最鲜明的就是两条纵横相接的蛇线以及右下角处模糊不清的古篆字体,胡八一仔细辨认了一下,依稀是“云之镜,聚天之所向兮。”,而那两条蛇线经过他的再三比对后得出应该是指昆仑和天山两条山脉。这么一推算西承昆仑北接天山按走势应直落古都长安然后再东出中原这样就形成了一条叹为观止的巨龙龙脉。这条龙脉恰恰有着巨龙护珠之象。再看那行古篆,胡八一翻遍了资料琢磨了许久,终于断定被巨龙所护的这梁帝墓怕就是在那阿尔金最神秘的魔鬼谷里了!

 

魔鬼谷在当地流传着许多诡异的神秘传说:“当黑云笼罩着山谷,伴随着电闪雷鸣,即可看到蓝莹莹的鬼火,时常听到猎人求救的枪声或是牧民及挖金者绝望而悲惨的哭嚎,进去的人大多一去不复返”。胡八一查到科考人员对此的解释是魔鬼谷是一个雷击区,里有大面积强磁性的玄武岩,还有大大小小三十多个铁矿脉及石英体,所以才会有这些怪像。但胡八一知道,造成这些超自然现象的真正原因恐怕就是那座梁帝墓,甚至可以说就是那颗溯魂珠。

 

胡八一当即就让大金牙去着手具体调查了,今天他一来就语出惊人,这梁帝墓居然已经被人盗过了!?

 

“不应该啊,这梁帝墓是什么地方?要真有人下去了,不会一丁点风声都没有啊。而且照你这么说,那个姓明的已经去过了,墓里头的好东西包括那溯魂珠岂不是早就被他拿走了!?这事我可得和你说清楚了!我和胡司令可不做亏本的买卖啊!”胖子听了大金牙的话后也惊诧不已。

 

大金牙喝了口茶哈哈笑道:“胖爷您别急呀,且听我慢慢道来。”

 

“嘿!你这人说话还带大喘气的啊!”

 

大金牙也不恼,继续神叨叨的道:“胖爷有句话问得好,既然有人进去了那这墓里的好东西还在不在呀?嘿嘿,胡司令,胖爷!我大金牙给你们打一万个保票,东西啊还在!因为那老干部和他带的一票人马进去后就没出来过!”

 

“什么?”胡八一震惊的看着大金牙:“一个活人都没出来?那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这几天不是奉胡司令您的命打听那魔鬼谷和残页的事情嘛,你说这事有多巧,还真被我打听着了!我有个伙计他的小兄弟就是从那阿尔金出来的,他说他的叔父当年带过一批人进魔鬼谷,他叔父对这事一直忌讳莫深,他也是偶然一次听到他叔父喝醉了提起说那批人进谷里找梁王墓去了,直到最后也没出来过!他叔父还说领头那人姓明,看样子是个老干部,出发前给了他好多钱封口,叫他从此忘了这件事,就好像啊知道自己有去无回似的。我就顺着这条线摸,果不其然你们知道我还发现了啥!当年那姓明的也去过昆仑神宫!本来我是八分信的,现在我是十万分的信,这残页啊靠谱!”

 

“我怎么觉得这事听得我那么玄乎呢!我说大金牙,你的情报还能再具体点吗?”胖子敲敲桌子道。

 

“胖爷!胡司令!这些消息就是目前能打听到的最多的了,呐!我已经联系上了那个向导,那厮在电话里面起先是死活不肯明说,我答应给他好大一笔钱外加各种好说歹说他才肯只同意带我们进魔鬼谷。具体情况啊,还得见了面想办法从他嘴里撬出来。他娘的要不是这次是个大单子,我非宰了这孙子不可。”说着大金牙愤愤地低下头喝了口水。

 

胡八一听完皱眉思索了片刻后道:“看来此事宜早不宜迟,胖子,金爷,我们得准备准备了,过几天就出发去阿尔金。”

 

 

一周后三人打点妥当便向阿尔金出发了,他们一个弟兄也没带,前方的路太凶险,虽然圈子里干这行的都是把头系在裤腰带上的,但这次不一样,没真功夫那是去自杀,太不值得。这大金牙虽然怕死但还是执意要一同前去,按他的话来说他要在第一时间目睹目睹这举世奇墓里各种大宝贝的风采。还说自己出发前算过,八字硬着呢,死不了。

 

日夜兼程个中颠簸后他们终于来到了阿尔金。“你说这梁帝还真会选地方,这里天高地远好山好水的一片豪迈之景啊,是个好归宿。”胖子下车后不由得感叹道。“呵,等你入了阿尔金腹地到了魔鬼谷我看你再怎么感叹。”紧跟着下车的胡八一调侃道。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心里和胖子一样,对这地方产生了一种异常强烈的兴奋和激动之情。他看着远处的群山,恍惚间仿佛听到了谁的低语:“先生,你来了。”。胡八一揉揉脑袋一把把背包甩到肩上,嘀咕道:“邪门,这地方果然邪门。”

 

大金牙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一下车就以旅游探险者的身份进了阿尔金山脚下的那座小村庄直奔老向导的家中而去。一见面那老头就拿见到鬼了的眼神盯着胡八一,直到快把胡八一盯毛了那老头才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劫数什么祸福。胖子看不下去直接嚷嚷开了那老头才深深的叹了口气把他们引进门。

 

胡八一的安排是在老向导家中先整顿一晚,明日一早就整装出发,老向导表示此行走的是一条捷径小路,直通魔鬼谷,那条路被雾气萦绕,只有凌晨三四点那会雾气才会消散,一过点立马又凝聚起来,所以要出发必须得赶在那时候。

 

一行人在老向导家安顿了下来为凌晨之行做着最后的准备,期间王胖子三番五次向那老头打听当年明家老干部的事情,可哪知那老头嘴紧的很,怎么威逼利诱都不肯说,胖子见再这么下去万一真惹毛了老头连路都不肯带了那太得不偿失了,所以只得作罢。而胡八一却一直感受到来自那老头探究的目光,弄得他一头雾水。

 

晚饭过后胡八一倚在门口默默的抽着烟,看着在烟雾中变得更加虚幻缭绕的阿尔金山脉,心里却不由得想到了李熏然,这几天他断断续续想起了一些关于李熏然的事情。他在脑海中描摹着他的眉眼,想着这小警察好像自从碰上他后就没遇到过啥好事,到最后连命也为他丢了,又想着他似乎曾经答应过他要做回良民,为他建一个家,好好生活。现如今,人都没了,哪里还来家?胡八一深吸一口烟,让辛辣的烟熏伴随着深沉的思绪刺激着心肺,然后再缓缓吐出。

 

“你在想一个人。”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嘎哑难听的声音,胡八一一惊转头一看,是一个佝偻老妪,满脸岁月的痕迹,一只眼睛好像有着严重的白内障污浊不堪,另一只眼睛却亮的惊人。在胡八一愣神间那老妪诡异一笑道:“那个人没死。”

 

“卧槽!”胡八一一下直起了身子,盯着老妪:“你什么意思。”

 

老妪也不答,摇摇头自顾自的说道:“但也不算活着。”说完她又看了胡八一一眼就摇摇晃晃的走了。任胡八一怎么喊也不再搭理,气得胡八一来回踱步,末了他狠狠把烟摁在地上踩了两下骂道:“他妈不带这么玩老子的!”

 

 

TBC


评论(10)
热度(45)

© -修咻- | Powered by LOFTER